gtag('js', new Date()); gtag('config', '118983626-1');

San Jose市政府結構應該改變

美國絕大多數大城市,包括加州的舊金山、Oakland、洛杉磯、San Diego等城市的市政府都採用市長執行制。市長負責處理市政府日常的行政事務。在大多數情況下,市長執行由市議會通過的決定;但是在特殊情況下,市長有權否決市議會的決定;而市議會又可以以三分之二的壓倒多數推翻市長的否決。這樣的市長和市議會互相獨立、相互制約的市政府結構和聯邦政府的總統執行制很相似。

大多數老百姓,包括老朽在內,可能以為San Jose也是由市長在管理城市,其實不然。San Jose目前依然採用一個管理委員會形式的政府,市長參加市議會一起制定政策,而市政府的日常事務交由一個非選舉產生的市政府經理(City Manager)來執行。說得直白一點,目前San Jose市長和一個普通的市議員一樣,在一個十多個人組成的市政府管理委員會裡只佔一票,而且沒有任何執行權。

San Jose目前採用的市政府結構是從上世紀初開始延用下來的。那是當時美國各地比較流行的做法,其目的是去除各種特殊利益集團在地方政府中互相爭權奪利的因素,保證地方政府的功能只是為市民提供基本的服務。這種體制在中小城市運行良好,但是在較大的城市效果不佳,因為在市政府管理委員會中,市長的聲音只佔不到10%。其結果是表面上市政府是由管理委員會所有人在管,而實際上是沒有人管。市長不能指揮市政府經理或市政府部門做任何事情,責任模糊,執行不力是必然結果。特別是在應付暴力或自然災害等緊急情況的時候,在解決就業、住房、交通和安全等重大問題的時候,都表現出市政府極度無力的狀態。

作為擁有100萬人口的美國第10大城市,San Jose的每一個市議員都代表大約10萬名市民。市議員是全職領薪的民選代表。他們各自代表一個地區和一部分利益,經常在市政府管理委員會中爭論不休,有時甚至把各自的局部利益凌駕於整個城市的利益之上。可憐的市長既沒有決定權,也沒有執行權,只能花費大量時間調解、協調議員們之間的矛盾。比較突出的例子是前後兩任市長在強勢的警察工會面前連連吃癟,束手無策;在提出優惠政策吸引或留住企業等方面也表現得非常軟弱。看來,要使San Jose擺脫一個被人遺忘的城市的形象,必須要給民選的市長足夠的權力,讓他成為市政府的首席執行官,領導一個強有力的市政府。

最近,由Silicon Valley Organization委託FM3 Research進行了一項民調,徵求選民的意見,在2020年11月的大選中是不是支持把San Jose市政府從目前的管理委員會形式的政府轉型為採用市長執行制的政府。San Jose《水星報Mercury News》發表的這項民調結果顯示,支持轉型的從上次民調的68%上升到73%;只有大約10%的受訪者表示肯定會反對這樣的措施。這次民調是對400名有可能參加投票的選民進行了調查,抽樣誤差率為4.9%。而市政府轉型這樣的投票只需要簡單的多數票就能通過,所以說這個提案通過的可能性很高。

在接受調查的民主黨人和無黨派人士中,有七成的人表示會支持這項法案;只有不足六成的共和黨人表示會支持這項法案。調查還發現,低收入選民、南亞和東印度選民、50歲以下的男性民主黨人和自由民主黨人最有可能支持民選市長成為市政府的首席執行官。

這次民調還發現,對現任San Jose市長Sam Liccardo的支持率為65%,反對率為14%;59%的受訪者認為San Jose市政府正在朝着正確的方向前進,高於去年7月的53%。也就是說,多數受訪者認為Liccardo可以扮演強勢市長這一角色。29%的受訪者認為San Jose市政府正在朝着錯誤的方向前進,和去年7月的結果相同。

分析人士指出,San Jose面臨的這個問題是比較特殊的問題。它只是要按照美國大多數大城市的做法,把過時的市政府管理委員會改為比較有實效的市長執行制結構,提高解決棘手問題的能力。但是,這不是什麼靈丹妙藥。它既不會直接為飢餓的人提供更多的食物,也不會為無家可歸的人提供更多的住房。它只是讓San Jose走上一條更好的道路,來解決這些複雜的問題。雖然目前看來民主黨、低收入和移民比較傾向於接受這一變革,但是它實際上無關乎民主黨與共和黨的問題、左翼與右翼的問題,也無關乎勞資問題。這只是一個常識問題,是一個早就應該解決的歷史遺留問題。

 

記者 湯毅堅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