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tag('js', new Date()); gtag('config', '118983626-1');

提起矽谷的印度公司,大多想到數次被移民局點名搶H-1B簽證的外包公司,像「著名」的Infosys、Tata Consultancy Services(TCS)與Wipro等。HCL Technologies也是科技人力大供應商之一,但是其位於Sunnyvale的美國分公司HCL America,自川普總統上任後便常惹上官司,原因不是惹到了「買美國貨、雇美國人」的H-1B嚴審政策,而是該公司太「愛國」了,在美國堅持「只」雇用印度鄉親。

德州白人男子Reese Voll,是一位電腦系統架構工程師,2014年11月加入HCL,於2016年8月被解雇。去年八月中旬向聖荷西的聯邦地區法院提出一起集體訴訟,聲稱該公司在做雇用決策時,較喜歡用南亞人,並實施一些內部運作來把偏見付諸行動,訴狀中還說HCL的南亞人力,主要就是印度人。所謂的內部運作,就是以拿H-1B簽證的印度公民,來填補在美工作人力,訴狀寫道:「非南亞人經常被革除掉現有職位,改用拿到簽證的南亞人。工作被給了才從印度來的有簽證南亞人。」訴訟主張該公司的雇用操作,已經違反了美國民權法律。

 

印度公司提攜印度人,連來自保守的德州白人男性都敢不甩。訴訟提到,HCL對印度員工的偏好意味著,它以高於非南亞人的比率提拔他們,並以更高的比例來開除非南亞人。Voll聲稱他在德州HCL工作的兩年期間,親眼目睹了這類操作。此外,英語在美國的印度公司是講不通的,他說南亞同事通常講印地語和其它非英語語言,無論是在社交或工作上,把他完全排除在這些對話之外。

 

Voll說他被從電腦系統架構師這職位撤下後就被開除,並且之後應徵這家公司的職位都被拒絕。他希望法院同意納入「凡是應徵美國HCL的職位而沒被錄取;或者被美國HCL雇用,尋求升遷而不被升遷;抑或被美國HCL雇用,但卻非自願性終止工作的所有非南亞裔個人」,通通成為共同原告,讓法院發布命令,迫使HCL採取「招聘、晉升、解雇和其它就業決策的非歧視性方法」。

 

今年三月,佛羅里達州白人男子Gregory Handloser,一位資深的業務經理,聲稱HCL因為偏好印度人和其它南亞人,而拒絕了他五次的應徵,同樣一狀告上聖荷西的聯邦地區法院,同樣地尋求集體訴訟。HCL America員工有七成是來自印度的南亞人,然而南亞裔美國人也才佔總人口一至兩趴,IT產業工作者的12%左右,所以一家公司內有七成是南亞人,數字都證明有歧視嫌疑,但該公司並非最誇張的,因為另家印度外包大公司TCS,在美雇用了一萬四千多人,95%通通是南亞人。

 

2015年,IT工作者白人男子Steven Heldt,也在奧克蘭的聯邦地區法院提起告訴,聲稱他被TCS雇用廿個月後被開除,因為非南亞人被開除的機率是南亞人的十三倍。從去年十一月開始審理的該案,代表原告的集體訴訟首席律師Daniel Kotchen說:「本地人被開除比例高得不像話,但你會從被告那裡聽到,美國人又懶又蠢。然而事實上,如果人們報告歧視,就會受到報復威脅。」訴狀指出,TCS自2011年以來,已經開除了12.6%的非南亞員工,相形之下,南亞人不到1%。律師會說「美國人又懶又蠢」,是因為TCS的答辯當然是扣著「表現問題」當主軸。

 

「表現問題」幾乎是所有工作歧視的被告方最佳辯詞,法院還真買單了。去年11月8日,九人組成的聯邦陪審團一致認定,這家孟買公司並沒有一種基於種族或原國籍的蓄意歧視「模式或操作」,否決掉由四名前TCS員工所提出的集體訴訟,接受TCS的員工不合作是被開除理由的辯詞,這也是一連串印度外包公司被控歧視的首個判例。

 

不可否認,外包公司幫了很多公司省下成本的忙,但「削價競爭」的結果,除了產生許多工作歧視的疑慮,還發生許多令人覺得「無情無義」的部門裁撤事件,例如2017年UCSF裁掉79人的資訊部門,換成HCL的外包人員來承接原來工作,代表工會說這是第一次有美國公立大學,把美國人的工作換成外包公司來做。UCSF說被迫做此決定,是因為「資訊科技的需求不斷增加,以及這些服務的成本不斷上升。」該校表示,2011至2016年間,IT成本幾乎增加三倍之多,而透過僱用HCL,則可省下三千多萬元。工會發言人,也是該部門的系統管理師Kurt Ho說:「美國的稅金應該被用來創造美國的就業機會,而不是提供給其它國家。」

 

記者 Pegasus J. Juan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