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tag('config', '118983626-1');

民主黨和硅谷的蜜月告終

距離2020年的總統選舉還有一年半的時間,可是民主黨內部已經鬧開了鍋,迄今為止已經有20來個(甚至20多個)人報名追逐下一任美國總統的候選人。起初,老朽還試圖記錄有多少個候選人,可是當記錄數字超過16的時候,老朽決定放棄了——天哪,民主黨怎麼突然蹦出這麼多能人,爭着搶着要改變美國的歷史?

眾所周知,美國選舉的實質有兩條:第一是比誰的競選經費多,所以硅谷這個高度富裕且傾向於民主黨的地區一直是民主黨籌集競選資金的勝地,Kamala Harris、Cory Booker、Amy Klobuchar、Julian Castro等人都在舊金山或硅谷舉辦了私人募款活動;第二就是比誰的競選經費花得比較有效(在選舉結束以後用所獲選票的平均成本來衡量)。顯然,目前網絡訪問量最高的Facebook的Instagram和Google的Youtube就成了政客們向選民發廣告和募集捐款的首選。據政治公司Bully Pulpit Interactive的數據,在2019年的頭三個月內,民主黨的總統候選人在Facebook上花費了370萬美元,在Google上花費了160萬美元。

馬薩諸塞州民主党參議員Elizabeth Warren目前是民主黨總統候選人競爭者的領跑人。今年2月,她在愛荷華大學(University of Iowa)的一場競選活動中發表了講話,對民主黨總統競選提出了最全面的綱領,誓言要與大型高科技公司如Facebook、Google、Apple和Amazon展開全面較量。Warren的計劃包括加強反壟斷法執法、保護隱私數據、增課科技稅收、讓科技巨頭的行為接受更多的審查、承擔更多的社會責任,直至拆分大型科技公司。根據Warren的提議,這些公司將被禁止在自己的市場平台上參與運營或交易。例如,Amazon不能在自己的網站上銷售Amazon品牌的產品,必須被拆分為不同的網上銷售公司。又如Facebook收購Instagram也必須退回原處。Warren認為,這一措施將保護初創公司免遭工業界巨頭的扼殺。

饒有興味的是,Warren要求在Facebook上發布一系列廣告,兜售她拆分Facebook公司的計劃。Facebook改變了它“允許激烈辯論”的立場,撤下了其中幾則廣告,理由是禁止在廣告中使用Facebook的商標。Warren的競選團隊馬上給她的支持者們發了一封郵件:“如果你想證明Elizabeth Warren的觀點,即Facebook擁有太多權力,那就看看他們怎樣壓制一場關於Facebook是否擁有太多權力的辯論。”

民主黨總統候選人的競爭者中還有幾位也支持對高科技公司下手,雖然沒人走得像Warren那麼遠。明尼蘇達州參議員Amy Klobuchar呼籲加強執行反壟斷法,並提議在科技公司從大量用戶數據中獲利時徵收數據稅,用於新的網絡安全努力。2016年競選中輸給特朗普的參議員Bernie Sanders、印第安納市長Pete Buttigieg、前住房部長Julian Castro和眾議員Tulsi Gabbard等候選人競爭者也表示支持加強反壟斷。就連與硅谷關係密切的斯坦福大學畢業生、曾與人共同創辦一家視頻初創公司的參議員Cory Booker,也對大型科技公司提出了嚴厲的批評。他說:“我認為,他們用私人數據獲利的方式違反我們基本的自由和權利。”值得注意的是,代表許多科技巨頭的參議員Kamala Harris並未表明自己在拆分這些公司或更積極地使用反壟斷法方面的立場,儘管她在參議院的幾場聽證會上對高管們提出了一些尖銳的問題。

面對國會的反覆聽證和民主黨總統候選人競爭者的嚴詞抨擊,Facebook創始人Mark Zuckerberg已經服軟,表示願意接受溫和的新監管規定。他在《華盛頓郵報》最近的一篇專欄文章中呼籲政府和監管機構發揮更積極的作用,在選舉誠信和數據隱私等問題上為互聯網制定規則。不過,硅谷的其他領導人正在有力地反擊。硅谷領導集團(Silicon Valley Leadership Group)主席兼首席執行官Carl Guardino說:“攻擊高科技公司現在是一種時尚。如果成功的回報是通過政治程序而不是市場來決定一家公司的滅亡,那麼這對未來的創業者來說意味着什麼呢?”

加州民主黨眾議員Ro Khanna所屬的Fremont選區是Apple和其它大型科技公司總部的所在地。他說,他希望看到候選人接受更細緻的觀點。他建議用更嚴格的規定,防止公司利用他們的平台不公平地推銷他們的產品,而不是把公司拆分。Khanna也是參議員Bernie Sanders競選團隊的全國聯席主席之一。他說:“我認為我們需要的是手術刀,而不是大鎚。我們的重點不應該僅僅因為某家公司規模龐大就將其拆分。我們不應該讓中國才有像阿里巴巴、百度和騰訊這樣的大型科技公司。”連Warren計劃的支持者、開放市場研究所(Open Markets Institute)研究員Matt Stoller都說:“民主黨把科技公司高管視為魔術師,但事實證明,他們只是營銷人員。”

觀察人士說,在現代歷史上,還沒有哪屆總統競選中出現過對科技公司如此關注的情況。近幾屆民主黨總統特別是奧巴馬政府都和大型科技公司建立了密切的關係,把大型科技公司尊為美國的聰明才智的標誌。然而,民主黨高層把2016年大選失利歸罪於俄羅斯的干預,怪罪於Facebook和其它社交媒體公司。近來,隨着數據隱私醜聞、虛假信息的傳播以及外國對這些平台的入侵,民主黨對高科技公司的這種雙重標準的友好關係已經變得黯淡,代之以越來越多的尖酸刻薄之詞。在這場急劇的轉變之中,一些最大的科技公司已經成為2020年民主黨初選的最大的魔鬼。顯然,民主黨和硅谷幾十年的蜜月期已經結束了。

 

記者 湯毅堅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