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tag('js', new Date()); gtag('config', '118983626-1');

新稅法使硅谷家庭的聯邦稅不減反增

《2017減稅和就業法案(Tax Cuts and Jobs Act of 2017)》從2018年1月1日起開始生效,取代1986年的聯邦稅法(Internal Revenue Code of 1986),實現了30年來的第一次聯邦稅法改革。新稅法的重點是降低企業和個人的聯邦稅率,通過提高個人所得稅標準免稅額和兒童稅務補貼來簡化個人稅收,限制抵押貸款利息扣稅額,減少個人AMT,取消公司AMT,廢除《平價醫療法案》(俗稱奧巴馬醫保)的強制令。不過,普通公民要到這個報稅季才真正體會到它對自己切身利益的關係。

個人所得稅稅率減低

新稅法的個人所得稅率仍然把凈收入(毛收入扣除所有允許的扣稅額度)分為7個等級,從第2級開始,稅率差不多都降3–4%。下表是以夫妻合報稅為例,個人單報稅的分級額度都設定為夫婦合報的一半(除了最高一級以外)。多年來在稅收上“懲罰婚姻(marriage penalty)”的錯誤終於得到了糾正。

夫妻合報稅
2017年 2018年
稅率 凈收入範圍 稅率 凈收入範圍
10% $0 – $19,050 10% $0 – $19,050
15% $19,050 – $77,400 12% $19,051 – $77,400
25% $77,400 – $156,150 22% $77,401 – $165,000
28% $156,150 – $237,950 24% $165,001 – $315,000
33% $237,950 – $424,950 32% $315,001 – $400,000
35% $424,950 – $480,050 35% $400,001 – $600,000
39.6% $480,050 及以上 37% $600,001 及以上

 

個人所得稅標準免稅額幾乎翻倍

個人所得稅標準免稅額(standard deduction)從6350美元(單人)和12700美元(夫妻)增加到12000美元(單人)和24000美元(夫妻)。

兒童稅務補貼翻倍,新增其他撫養人稅務補貼

兒童稅務補貼(child tax credit)從1000美元增加到2000美元(其中1400美元可退還)。新增一筆500美元的其他撫養人稅務補貼(credit for other dependents)。

抵押貸款利息扣稅額下調

新購置的房屋和第二套住房的抵押貸款利息扣稅額從100萬美元下調至75萬美元。房屋凈值貸款(home equity loan或second mortgage)的利息將不再扣稅,除非這筆錢是用於改善住房。

設置州稅、地方稅、銷售稅和財產稅減免額上限

設置州稅、地方稅、銷售稅和財產稅減免額上限為1萬美元。

取消《平價醫療法案》的強制令

從2019年1月1日起,取消《平價醫療法案》的強制令,不參加醫保的人士將不受稅務懲罰。估計有1300萬人會退出奧巴馬醫保,每年可為政府節省3000多億美元。但是,估計繼續留在奧巴馬醫保的保費和自付金額都會上漲。

贍養費的稅收負擔轉移到付款人

2018年12月31日以後簽署離婚和分居協議的,支付給前配偶的贍養費將不再是付款人的扣稅額,也不再算作收款人的收入。也就是說,贍養費的稅收負擔從收款人轉移到了付款人。

替代性最低稅免徵額上調

替代性最低稅(Alternative minimum tax, AMT)免徵點從54300美元上調到70300美元(單身),或從84500美元上調到109400美元(夫婦)。

遺產稅免徵額翻倍

遺產稅免徵額從560萬美元上調到1120萬美元,超出部分徵稅40%。

提高意外損失扣稅門檻

不再允許納稅人扣除意外損失(casualty loss),除非發生美國總統宣布的災難時。

搬家費用和稅務籌劃費用不能再扣稅

與就業相關的搬家費用不能再扣稅。稅務籌劃費用(如會計費用和稅務編製軟件費用)也不能再扣稅。

 

初看起來,新稅法可以使絕大多數美國家庭少交聯邦稅,可是對硅谷的許多家庭卻不然。新稅法把個人所得稅標準免稅額(standard deduction)翻倍,對他們絲毫無益,因為他們用的是分項抵稅(itemized deduction)。可是從另一個角度來看,灣區住房價格中位數已經高達85萬美元,他們每年所交的財產稅通常都會超過1萬美元,他們的房屋(包括第二套住房)抵押貸款數額也遠不止75萬美元。所以,設置州稅、地方稅、銷售稅和財產稅減免額上限為1萬美元和把房屋(包括第二套住房)的抵押貸款利息扣稅額從100萬美元下調至75萬美元這兩條變化可都是結結實實地打在硅谷精英家庭的身上。

2017年末,老朽看到新稅法的辯論版,發現了這兩個問題,隨即給《華盛頓郵報》和《紐約時報》發了兩封內容相同的讀者來信。後來,聽說國會共和黨議員提出了類似的意見,卻遭到民主黨議員的全力封殺。嗚呼!老州長義無反顧和新總統搞政治鬥爭,最後卻讓硅谷的精英們買單,真是可悲啊!

注:就在本文即將發稿之時,傳來國稅局IRS的消息——根據2017年的報稅資料估算,全國將有1090萬個家庭(主要集中在紐約州、新澤西州、馬里蘭州和加利福尼亞州)因為設置州稅、地方稅、銷售稅和財產稅減免額上限1萬美元而受到打擊。而對於多少家庭會因為把房屋(包括第二套住房)的抵押貸款利息扣稅額從100萬美元下調至75萬美元而受到打擊,則沒有提到。

 

記者 湯毅堅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