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看到一篇報道說,全世界的煙民每年吸煙產生6萬億個煙頭,其中大約有4萬億個被隨手扔在一邊,成為環境污染的一個重要來源。對於隨手亂扔煙頭的問題,老朽是深有感觸:近年來國內高鐵大大普及,乘坐高鐵不但快速、乾淨,而且可以看到一幕頗具戲劇性的場景——每到一個中途停車站之前,每個車廂門口都會聚集起十來個煙民,一隻手拿着煙捲,另一隻手拿着打火機,就像等待發令槍響的運動員,車還沒停穩就開始點煙,一邊點一邊往下沖(偷跑犯規);抓緊短短的兩三分鐘時間,大口大口地吞雲吐霧;直到開車鈴響,還猛吸幾口,然後才把煙頭扔到地上,用腳踩滅。有一次,老朽參加一個有20多名遊客的觀光旅行團,在高速公路的休息站,老朽數了一下,本車有7位男士加2位年輕的女孩(!)在那裡大過煙癮,而且完事之後全部把煙頭扔在地下,無一例外。

香煙里含有尼古丁和其它有害化學物質,而這些物質大多數都遺留在煙頭和過濾嘴裡。過濾嘴是塑料製品,不會生物降解,可以存在幾十年,會給野生動物、寵物和嬰幼兒帶來麻煩。煙草還會傳播煙草花葉病毒,會給番茄和其它植物帶來嚴重的問題。隨意丟棄的煙頭,會通過各種各樣的途徑最終到達海洋,尼古丁和化學物質就會釋放出來,殺死魚類和其它水生生物。研究表明,如果把一個煙頭浸泡在一公升水裡96個小時,它所排出的毒素就足以殺死水中的魚類。

有人會說,美國這幾年“吸煙有害健康”的宣傳大有成效,吸煙者比例明顯下降,加上人們的環境意識比較強,所以亂扔煙頭的情況應該會比較少。大家也不要過於樂觀,請看另外一個報道:2017年10月,在加州San Juan Capistrano市的生態中心舉行的由衝浪板品牌Vissla公司和非盈利環保組織Surfrider基金會聯合舉辦的“世界再生物資製作衝浪板大賽(World Recycled Surfboard Contest)上,加州Santa Cruz的24歲青年Taylor Lane獲得了冠軍稱號。他的參賽作品不是像來自其他國家的參賽者那樣用再生的材料製作,而是用他和他的朋友Ben Judkin一起花了一夏天時間在海灘、行人道和停車場上撿來的1萬個被丟棄煙頭,用大豆做的樹脂整整齊齊地粘接在一起製成的一個可以真正下水使用的衝浪板。人們在欣賞他的別出心裁的創造的同時不禁要問:這麼多煙頭是從哪個海灘撿來的啊?各位看官休要擔驚,少要害怕——它就是我們經常光顧的Santa Cruz主海灘!

Lane說:“這是在海灘上撿到的污染最嚴重的東西。”和Lane一起撿煙頭並且拍攝製作衝浪板整個過程的Judkins說,這個項目是要將衝浪與一份聲明聯繫起來,帶給人們一個信息。“人們看到這塊衝浪板,就會被它吸引。它在視覺上令人厭惡,但它把衝浪和我們關心的東西——環境、海洋和海洋的健康聯繫在一起。這種新的文化提出的問題是,我們究竟對環境做了什麼?”

說到海灘的污染和環境保護,這裡不得不提到另外一份報道。位於洛杉磯的環境監察機構Heal the Bay最近發布的第28期年度海灘報告中,全加州細菌污染最嚴重的十大海灘竟然有4個位於灣區San Mateo縣境內。Santa Cruz的Cowell Beach已經在這份“十差名單(Beach Bummer list)”上出現了9次,而且曾連續三年被評為倒數第一。2014年,Santa Cruz市長Terrazas成立了一個Cowell海灘工作小組,邀請縣政府代表和當地的環保組織Save The Waves Coalition、Surfrider Foundation Santa Cruz和Sierra Club Santa Cruz一起來排查當地海灘污染的可能來源,並幫助尋找解決方案。該小組提出的一個建議是在碼頭下方安裝鐵絲網,防止鳥類在淺水之上棲息,減少鳥糞污染產生的細菌。市政府還封閉了一條從Neary Lagoon流出的管道,並檢查了靠近海灘的住宅下水道。這些措施有效地改善了Cowell海灘的水質。這次檢查結果,它從倒數第一上升到倒數第三。這份報告的評分是依據州政府的例行海灘水質採樣規定,如果污染超過一定標準,相應海灘就要關閉。

 

記者 湯毅堅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