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灣航空噪音問題大約需要兩年才能解決

最近,Sunnyvale市政府在市政廳舉行了一次特別會議,給本市和鄰近的Mountain View 、Cupertino南部和Saratoga市的居民提供一個投訴日益加劇的航空噪音問題的機會。Sunnyvale市長Glenn Hendricks和市議會其他成員以及國會議員Ro Khanna出席了會議,與會居民排隊上台發言。由於時間所限,只有30人得到了發言的機會。

一位在Sunnyvale居住了26年的居民說,近2年多來從早到晚幾乎每兩分鐘就有一架飛機從自家上空呼嘯而過,飛機太低、太吵、太多,特別是今年夏天,在自家後院吃晚飯的時間都不得安寧,“坦率地說,這簡直是地獄。”West Valley College一位19歲的學生說:“我是一個睡得很深很深的人,我睡着的時候,你叫不醒我。可現在每天早上6點就被航空噪音吵醒。”她認為航空噪音對她和她家人的生活質量產生了影響,而且擔心航空排放對健康的影響。

Sunnyvale市長Hendricks在會議開始時介紹產生該市的航空噪音有5個來源,主要的是舊金山國際機場(SFO)和Mineta San Jose國際機場(SJC)的航空噪音,次要的是Moffett聯邦小型機場(Airfield)以及在Palo Alto和San Carlos的兩個小飛機場。噪音問題的源頭是奧巴馬任總統期間,聯邦航空管理總署(Federal Aviation Administration)實施一個所謂的NextGen項目,把一些寬的航道改為2條或多條窄的航道,據說可以開放較多的空間。作為這個項目的一部分,2016年3月开始把灣區一條沿着Santa Cruz的Big Sur海岸線飛行的BSR航線改為2條航線,一條叫做SERFR航線,從SFO出發,途經中半島、南灣和Santa Cruz Mountains;另一條是從SJC出發的BRIXX航線。這兩條航線在Saratoga Hills上空相交。為了避免兩條航線的飛機相撞,BRIXX航線的飛機必須在SERFR航線下面飛行,其飛行高度在4000英尺以下,就對地面產生嚴重的噪音干擾。

航線改變後一個月內,Saratoga市政府就收到上百件投訴,居民們說飛機低到他們甚至可以看清尾翼上的飛機識別碼。為此,在2016年4月成立了一個特別委員會,3名國會議員(CA-14選區的Jackie Speier、CA-18選區的Anna Eshoo和CA-20選區的Jimmy Panetta)以及Saratoga副市長Mary-Lynne Bernald被任命為特別委員會委員。該特別委員會向美國聯邦航空管理總署遞交了正式投訴文件。這幾位國會議員同時也是國會“安靜的天空會議Quiet Skies Caucus”的成員,他們不斷地支持國會的立法努力,敦促航空公司和機場採用新技術減少噪音。

受舊金山國際機場航空噪音影響的Sunnyvale、Cupertino、Palo Alto、Santa Clara、Los Altos Hills、Campbell以及Saratoga等7個市政府的代表組成了一個圓桌會議;而受San Jose國際機場航空噪音影響的地區成立了South Flow Arrivals特設諮詢委員會(Ad Hoc Advisory Committee)。這兩個市政府間的組織機構旨在提供一個統一的平台,與總管全美所有空域的美國聯邦航空管理總署進行談判。一年多來,這兩個機構總共向聯邦航空管理總署提交了104項建議,其中包括建議改回原來的BSR route和在各機場設置機場級的噪音測量儀器。

今年7月15日,聯邦航空管理總署公布了降低航空噪音第二階段計劃。這份52頁的報告審議了舊金山國際機場航空噪音圓桌會議和South Flow Arrivals特設諮詢委員會的104項建議,並作出對灣區居民的正式答覆。聯邦航空管理總署的計劃有2個要點:1. 把灣區上空的航線改回原來的BSR route,從根本上解決噪音的來源問題;2. 採用一個稱為優化剖面下降(Optimized Profile Descent)的程序,使飛機在下降着陸過程中進入比較安靜的空轉功率設置模式。換句話說,在聯邦航空管理總署降低航空噪音第二階段計劃實施以後,灣區的航空噪音不但可以回到2016年以前的水平,而且可以再進一步降低。不過,聯邦航空管理總署在計劃書中說明,恢復路徑是一個逐步的過程,取決於區域導航設計,將花費額外的時間。所以,Saratoga上空恢復完全安靜的天空大約需要18到24個月的時間。

有識之士指出,每當民主黨獲勝擔任總統之後總是要加稅和擴大聯邦政府,而這兩個問題更是被奧巴馬演繹得淋漓盡致。 以至於特朗普上任之後要大費手腳砍掉幾十個政府部門“減肥”。 然而,政府機構雖然精簡了,可是後遺症卻要好幾年才能完全消除。 這次發生的旧金山灣區航空噪音案起因于把一條沿著Big Sur海岸線飛行的BSR航線改為2條航線。 最為可笑的是,這兩條低空起降的航線竟然被設計成在Saratoga Hills上空相交的航線。 老百姓花兩年時間投訴,政府部門又花2年時間恢復原狀,真是一個最典型的“烏龍”。

 

記者 湯毅堅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