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因近因那個才是加州野火的因?

真正的答案一定兩者皆是,但經費有限,總要先把錢砸在刀口上,因此兩者就有得吵了。11月8日那一天,分別在南北加州的洛杉磯縣、Ventura縣與Butte縣發生Woolsey、Hill與Camp野火,其中Camp Fire已成為加州史上破壞力最強的野火,CalFire投入的人力物力,幾乎是川普總統下令投入南方邊境,防堵中美洲「非法」移民的兵力,難怪這回總統差不多第一時間就發出怨言了。

 

11月10日,川普總統人在巴黎心懷加州,在參加一戰結束百年紀念大會上,特地推文寫道:「除了森林管理非常糟糕外,再也找不出任何造成加州這些大規模、致命又傷財野火的理由。每年都損失幾十億元,那麼多人喪生,全都是森林管理嚴重不良。現在就提補救措施,否則別想再有聯邦補助。」這話對第一線救火人員可能比野火還傷害,何況加州森林多屬聯邦,但撇開這些,想想他罵的有道理嗎?

 

基本上,川普總統的防火看法來自內政部長Ryan Zinke的砍枯木防野火的政策,在專家眼裡,這也的確是長期以來,野火一燒就不可收拾的原因之一。曾在加州研究野火多年的退休林業與野火專家Tom Bonnicksen稱,最近的野火燒得越來越快又越猛,與森林太密有關係,因為地上都是易燃的木屑。

 

監督州政府運作與效率的獨立機關Little Hoover Commission(LHC),也於二月調查州野火威脅的報告中寫道:「一個世紀以來,內華達山脈森林管理不善,帶來了前所未有的環境災難,影響所有加州人。」、「最近在內華達山脈旅行的人,特別是在南部的山腰,一定會看見整座山都是充滿枯死或正在死亡的褐色枯木,危機觸目可及。」該報告概述了導致當前森林危機的因素,包括多年來管理政策不佳或根本沒有,以及近期的乾旱和甲蟲侵襲,導致全州約有1.29億棵樹死亡,而這些枯死樹正是野火的燃料。

 

這個觀點也受到曾被評為最受信賴的國際組織之一,以及十大優質慈善機構的大自然保護協會(The Nature Conservancy)認可。在八月內政部長宣布他的防野火政策後,該組織美國政府關係主任Kameran Onley就在聲明中表示:「減少燃料和改善森林狀況,是降低災難性野火威脅的最佳策略,我們支持部長制定的策略。」

 

不過砍枯木灌木防野火,也並非聯邦什麼偉大創見,Bonnicksen本人就提倡了數十年,但這項政策爭議很大,爭議點也未必在是否圖利伐木商,而可能在環保。共同創立主張最大限度地減少人類對森林的影響,Earth Island Institute的John Muir Project的加州野火生態學家Chad Hanson說:「枯木森林是內華達山脈中最稀有,也最俱生物多樣性的棲息地類型,堪比老森林,甚至更罕見,但卻基本上沒有受到什麼保護。」他認為移除枯木,對環境造成的傷害比野火本身還大。

 

是的,從環境的角度看,野火本來就是加州的自然現象之一,過去多少生命就是從這野火中,生生不息地繁衍出加州森林的獨特生物多樣性,但是現在的野火對人類生存威脅太大,以致許多政客會懷疑,還可再讓森林自然地長下去嗎?好,那就真的交給伐木業來幫忙預防野火好了,但野火真正的燃料灌木叢、枯木與小直徑樹木,可以讓他們賺利潤兼防火嗎?林務局退休官員Bill Oliver表示,這些燃料伐木業根本沒興趣,只有大樹才有經濟價值。所以內政部長的論點即使可行,那又誰去砍伐呢?發動全加州人當義工去砍,都可能成效有限。

 

遠因就不必多談了,因為氣候變遷讓地球變熱變乾的科學論點,已廣泛到老生常談,不過聽到總統指責加州森林管理有問題,UC Merced的氣候與野火科學家LeRoy Westerling還是再度強調,溫度上升與旱季變長,才是野火變多變猛的罪魁禍首。至於宿命般的固定原因,就是每年入秋,加州進入旱季會固定發生的Santa Ana與Diablo焚風,所以有沒有灌木枯木,都照樣可以燎原,這也是像Hanson這樣的科學家所認為的,砍木只會破壞生態,無濟於野火防治。

 

既然加州野火有近因遠因與宿命因,人類能做的就是與野火保持距離吧。劃定禁建區,至少能讓無法避免的野火少些生命財產損失,但這點又各自為政,甚至有些地方還沒有政。UC Santa Barbara環境學院野火專家Max Moritz說:「我們是自己搞砸的。我們有各種工具來幫我們更聰明地處理野火,也可建立一個更永續的方式來與火共存。但這裡的每個人都是雙手一攤,說:『喔,所有的土地使用規劃都是各地權限,你不能告訴別人他們不能在那裡蓋房子。』然後對話就沒了。」

 

不管砍不砍木,再燒下去怎麼個了得?所以先從近因來清理森林,也已是加州政府的共識,SB 901法讓州打算五年花十億元,來做清理灌木與預防性燃燒,同時也要放寬州屬森林內的枯死木處理。Zinke部長說:「不管你是全球暖化活動家或否認者,如果森林中有枯木,那些都不重要。」聽起來刺耳卻也實然,畢竟人命關天,有限的錢還是只能由近而遠地花吧。

 

記者 Pegasus J. Juan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