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tag('js', new Date()); gtag('config', '118983626-1');

地球暖化法庭見得了真章嗎?

近幾年來,加州人感恩節吃螃蟹越來越難,往年Sonoma-Mendocino縣界以南從11月15日開始,以北從12月1日開始的正常珍寶蟹(Dungeness crab)商業捕撈季,2015-16季度卻晚到2016年的三月與五月才開始;2016-17季度雖有準時,但仍有部分海域,因軟骨藻酸(domoic acid)還是過高而未開放;2017-18季度又整體來說晚了半個月到一個月的時間。

這個年度螃蟹季雖準時開放,但撈獲量已逐年遞減,加州漁業暨野生動物部統計,2017-18以前的十個季度,全加州各港口的捕撈量以2011-12的3189萬磅達顛峰,之後便每下愈況,最慘的是2015-16季度,不但晚了近半年,捕撈量也只有1230萬磅,產值也從2011-12的9555萬元掉到只剩3950萬。雖然之後的2016-17季度,無論捕撈量與產值都暴衝回近一倍,但2017-18又掉了下來。消費者也不好受,因為從2011-12以後,除了2012-13平均零售價在每磅三元以下,其餘都是以上,尤其2014-15飆高到$3.65。這還是官方統計數據,消費者在市場的實際感受,可能如看雲霄飛車股票一樣,零售買到每磅十幾元的不在少數,以往每磅一兩元的美好時光早已不在。

 

造成珍寶蟹等季節性螃蟹越來越貴的原因,主要就是近幾年它們體內的軟骨藻酸一直居高不下,讓監管單位無法放行捕撈。而這種本在正常節氣下,會自然產生、自然消退的海藻毒素,因為西岸外海水溫沒有在入秋後降低,造成毒素持續殘留螃蟹體內,捕撈季只有不斷往後延。那麼就要問,海水溫度為何沒有正常地下降呢?

 

去年11月14日,就在要開始正常商業捕撈季的前一天,代表西岸螃蟹漁民的重量級組織太平洋海岸漁民協會聯盟(Pacific Coast Federation of Fishermen’s Associations, PCFFA),委託曾打贏BP、Exxon Mobil、Royal Dutch Shell與Chevron等世界前幾大石油公司,專打高關注環保議題官司的舊金山Sher Edling律師事務所,在舊金山縣高等法院提告上述幾家在內的三十家石化公司,指控它們要對過去幾年的捕撈季延遲,和海洋變暖造成的災難性經濟損失負責,具體罪狀有五條:1.妨害(nuisance)、2.未做警告的無過錯責任(strict liability – failure to warn)、3.設計缺失的無過錯責任(strict liability – design defect)、4.過失(negligence)、5.未做警告的過失(negligence – failure to warn)。

 

扣上這五大罪狀,就是把上述珍寶蟹越來越難捕撈的邏輯關係套到石化業,PCFFA執行董事Noah Oppenheim說:「導致我們的漁業受軟骨藻酸影響的海洋暖化,與石化原料燃燒的科學性聯結已非常清楚。我們都知道這一點,是時候讓這個行業對他們造成的損害負責了。」

 

Sher Edling提的五大罪狀之中,有兩項指控這三十家公司要為「未做警告」負法律責任,什麼事「未做警告」呢?該事務所表示,這些公司知道包括海洋暖化的氣候變遷危害長達五十年。Exxon Mobil的企業媒體關係經理Scott J. Silvestri,則認為這些罪狀是大帽子,他在電郵中寫道:「減少溫室氣體排放是一個全球性議題,需要全球參與和採取行動。像這樣由訴訟律師提出,反對一個供應我們仰賴來推動經濟發展,以及促進我們生活品質產品的行業,根本就不是在做減少溫室氣體排放的事。」

 

Exxon公司代表說對了一件事,「減少溫室氣體排放」是全球性大議題,法院審理得了嗎?去年初,舊金山與奧克蘭市府也以地球暖化理由提告五家石化公司,要求支付修建對抗海平面上升的海堤費用,他們提出的罪狀也有點像螃蟹業者提的,就是他們明知石化燃料會助長地球暖化還故「賣」。訴狀指稱,就像煙草公司一樣,石油公司造成公害,應該追究責任。

 

6月25日,聯邦地區法官William Alsup做出指標性裁決,在長達十六頁的詳盡判決書中指出,像冰河時期和二氧化碳早期觀察這類科學議題,確實認知到地球暖化的問題,但這個題目太大,非法院所能判出是非的。他點出國會與白宮,才是負責解決石化燃料所生後果的機關,而不是法院,因此准許石化業駁回訴訟的請求。

 

Alsup的判例雖非其它案子的判決準則,包括螃蟹業者的這起告訴,但很具參考性,因為是首例。看看十二月初在法國鬧到幾乎全面暴動的黃背心抗議,只因政府要加汽柴油稅就全國快革掉馬克宏總統(Emmanuel Macron)的命,而石化燃料加稅是經濟學家們認為減緩地球暖化的最直接手段,所以上法院叫石化巨頭出錢,可能是最不會發生革命的救地球方法,但公平嗎?Alsup判決書寫道:「在獲得這歷史性進步的好處之後,現在要來忽視我們使用石化燃料的責任,然後把地球暖化全部歸咎於那些提供我們所要求東西的人,真的公平嗎?」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