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tag('js', new Date()); gtag('config', '118983626-1');

2018年9月1日本報中半島版頭版刊登老朽的《野火肆虐根源在人》一文,指出隨着城市的膨脹,城市人口正在向以前無人居住的野火高風險地區遷移。據統計,加州約有三分之一的人口居住在市區與荒野的交界處(wildland-urban interface),包含在Santa Clara、Alameda、Contra Costa和北灣幾個縣的新建住房,特別是Sacramento Valley、Mendocino和靠近Clearlake的Lake縣和Sierra Foothills。人們把自己的家園建設到頻繁發生野火的地區,把生命和財產暴露於危險之中,問題的根源是人。

兩個多月以後,驚天動地的Camp Fire山火藉助風勢,滾滾而來,僅在11月8日一天之內就毀滅了黃金之鄉天堂鎮,造成至少88人死亡,14000多戶民宅和商業樓宇被毀,傷亡人數和經濟損失兩項數據都創下了加州的紀錄。要不是天賜憐憫下了大雨,還不知道這場山火要怎麼收場呢。

總部位於蒙大拿州的Headwaters Economics的災難分析師Chris Folkman看到Camp Fire的報道以後,開始研究該地區的火災史並繪製地圖。他驚訝地發現,在Camp Fire留下的15.3萬英畝的“疤痕”內,自1914年以來先後發生過42場超過300英畝的大火,單是1999年以來就發生了13場火災,災情一次比一次嚴重。僥倖的是,在這以前大火一直沒有燒進天堂鎮。

2008年夏天,Humboldt大火在Camp Fire那一帶燒毀了約10萬英畝森林和400多所房屋,造成2人死亡。出於某種奇蹟,大火沒有越過Feather River的西支流,使天堂鎮和上山脊一帶的數千人逃過一劫。這一事件促使Butte縣民事大陪審團(civil grand jury)發布了一份報告。該報告建議暫停在易發火災地區建設3400個住宅單元(約1.5萬人),其中包括一個在峽谷邊緣建造330套住宅的開發項目。但2009年9月,Butte縣監事會(Board of Supervisors)正式拒絕了大陪審團的建議,稱其“不合理”。

具有諷刺意味的是,天堂鎮鎮長Jody Jones在今年這場大火中也失去了天堂般的家園。在記者採訪時,她還堅持認為天堂鎮的發展是負責任的,主要是在大片土地上建造農村住宅,而不是建造城市小區。她說:“絕對的,我們這裡是一道山脊。我認為它是能防火的。重建天堂鎮肯定將符合現代建築標準,不同的標準,這是毫無疑問的。”Butte縣監事Doug Teeter、他的母親和他的姐姐3家都在這場大火中失去了家園。他說,2009年的時候他不在縣監事會裡,但表示天堂鎮可以安全重建。“我們不會放棄我們的小鎮。”

Chris Folkman稱,自1990年以來,美國西部3州60%的新住宅都是在市區與荒野的交界處開發的。比如天堂鎮,那裡風景如畫,非常適合居住,但是它地處乾旱的北加州,加上秋季的狂風使它很脆弱,所以人們應該慎重考慮是不是應該重建天堂鎮。可是,要放棄家園不是一個容易的事情。比如2017年10月Sonoma縣發生了Tubbs大火,目前Santa Rosa的重建工作正在進行之中;又如Katrina颶風過後,New Orleans又重新浮出了水面。

Folkman說,如果要在原地重建,必須要按照嚴格的防火規定,減少野火對住房的威脅。在下面這張由Headwaters Economics製作的圖中,列出了土地使用規劃部門應該使用的減少社區野火風險的工具。這些都是決定在哪裡建房時需要考慮的重要信息:

  • 地方政府通過良好的土地使用計劃實現防火災社區;
  • 森林管理的目標是減少市區與荒野交界區內的可燃物;
  • 水域管理通過可燃物處理減少野火,保護水資源;
  • 土地保護工具鼓勵農業用地,隔離野火;
  • 土地使用和開發條例鼓勵開發商建設露天空地和步行小徑,構成防火隔離帶;
  • 細分設計標準要求增加道路最小寬度、第二通道、供水等防火性能;
  • 在野火高風險地區禁止建設陡坡;
  • 新建築物要採用防火建築材料;
  • 園林保護法規要求房主負責清理房前屋後的枯枝雜草。

 

記者 湯毅堅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