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28日,傅紅玉(Anita Hong)的先生離開了和太太共同生活了46年的家;2018年4月24日,透過遞送聖他克拉拉縣高等法院家庭法庭文件的人,先生把一紙「休書」正式送到傅紅玉手上

傅紅玉的先生洪順五,是北加州綠營最重要的人物,曾任台灣的國大代表,是台灣民進黨美西黨部創黨主委、民進黨之友會首席顧問。是一位廣受尊敬的民進黨大佬。

(圖說: 2016年傅紅玉、洪順五與蔡英文總統合影)

傅紅玉最近談婚變,指先生這樣做,是在外面有了女人,並直指此人叫徐雅琴。

在北加州僑界,洪順五是一位公眾人物,參與甚至主導很多公眾活動,從歡迎中華民國總統蔡英文訪問灣區,到舉辦多年的童玩節,等等等等。每次活動,新聞照片上的洪順五,永遠居中而坐,老大地位一望而知。洪順五在社區亦享有很高的知名度。但是,「成功男人」背後的那位女人,卻仿佛一直籠罩在帷幕之中,很少有人知道。

(圖片摘自傅紅玉Anita 臉書,前排右三傅紅玉、右四洪順五、右五徐雅琴)

洪順五來自台灣,傅紅玉來自菲律賓,到加拿大亞伯達省(Alberta)省會埃德蒙頓(Edmonton)留學的經歷,使兩人千里結緣。傅紅玉說:「我唸博士,他唸碩士,我們都不到30歲。」1971年兩人結婚。後來移居美國愛荷華,「他唸博士,我唸博士後。」72年女兒出生,74年,遷居南灣聖荷西。當年兒子出生。女兒現在是Google公司行銷部門的一位主管,有兩個小孩;兒子在東灣屋崙(奧克蘭)擔任牧師,有三個孩子。說起兒子女兒和孫子孫女,傅紅玉臉上滿是歡喜和驕傲。

(傅紅玉、洪順五過生日合影)

(傅紅玉、洪順五的五位孫子)

(三代同堂,一起大峽谷出遊)

(全家加勒比海群島出遊)

(傅紅玉、洪順五合影)

定居南灣後,傅紅玉在紅木城生物科技公司Applied Biosystems上班,負責公司的生物儀器多肰合成儀。公司為銷售這個儀器,免費送樣本。傅紅玉建議,樣本也應該收錢,開始公司反對,後來同意讓她試試,後來她創立的出售多肰合成部門,年收入也達到200萬元。1991年公司轉手,新東主把這個部門關了。傅紅玉利用這個機會,創辦了自己的公司,為藥廠和研究機構提供多肰合成方面的服務。

( AnaSpec Inc. 公司員工們合影)

(創辦 AnaSpec Inc  傅紅玉與洪順五公司前合影)

1993年,傅紅玉又創辦了安肰生技公司(AnaSpec Inc.),因此向親戚朋友借了一些資金,「第一年就穫利,錢都還清了。」公司開始時才兩、三個人,後來發展到100多人。16年後夫妻倆把公司賣掉。賣公司的主要原因是:「太累了。(事業)高峰時賣掉。」

在公司裡,傅紅玉一直負責研究、市場和行銷;擁有機械工程博士學位的洪順五管理儀器設備自動化、設計和維修。夫妻倆配合無間,篳路藍縷,一步步使公司成長壯大。在家中,傅紅玉事事以先生為主,「我們很少吵架,我很服從他。他要花錢,我都沒有講他。他要為台灣做好事,我都沒有問題啊!」「我愛他,都服從他,朋友都看到。我讓他花錢,我花得起啊!」

傅紅玉感慨地說,「他會發生這種事,因為我太寵他了。不管他。」

大約兩年前,女人特有的敏感,使傅紅玉感覺到,先生有「問題」。「2016年3月,洪順五到新竹拜訪縣長,徐雅琴(時任舊金山灣區國際獅子會會長,後於2017年7月接任舊金山灣區台灣商會會長)也在那裡。他去拜會縣長,請他推薦演藝團體來童玩節,徐雅琴不知為甚麼也在那裡?這是他們第一次認識。縣長派團參加童玩節,洪順五認為是徐牽的線,從此非常感謝徐。」

因為心生懷疑,傅紅玉做了過去從未做過的事:偷偷看了洪順五的手機。洪家每年都邀請在台灣的親戚旅行,行之有年。2017年7月,在去台灣之前的家庭越南之旅中,傅紅玉第一次看了洪順五的手機。手機密碼是洪的生日。發現洪順五每天都透過Line和徐雅琴聯絡,還用「琴」稱呼徐雅琴。

「去年(2017)10月,洪順五和徐雅琴到台灣舉辦中小企業行銷論壇,我也要去,他不讓我去。」「去年10月開始,他完全變了,對我說,『五點鐘我沒回來,晚餐你自己吃吧。』本來是他做飯的。」「我問他在哪裡吃飯,他說『你不要管』。」「他還說,以後要半年住台灣,半年住在家裡。你受得了嗎?」

2017年11月,按照洪家20多年來,每逢感恩節全家出遊的慣例,夫婦倆和子女、孫子孫女一起去大峽谷遠遊,「我們一家人每年感恩節都出去玩,到世界各國去,25年了,去哪裡女兒決定。」旅途中,傅紅玉又一次看了老公的手機,這次洪順五的生日密碼打不開他的手機。傅紅玉靈機一動,用臉書上查到的、別人祝賀徐雅琴生日的日期來開老公的手機,順利打開。這次洪順五和徐雅琴之間的簡訊內容令她震驚:「都是『你愛我、我愛你。你不在我身邊,我很想念你;我一定要用愛滿滿地包圍著你』這種話。」

11月27日,傅紅玉給洪順五留了一張紙條,放在他桌上:「順五,我愛你,也為你成為社會上的名人而驕傲。多少朋友羡慕我們有個完滿的家庭。但是,如果你和外面的女人有親密的關係,我們怎麼能夠維持一個幸福美滿的家庭。」

「我不想讓你生氣,也怕生氣會影響你的身體,所以用寫字來和你溝通。你是一家之主,我們家庭的前途握在你手上,請你想一想再回答我的問題。Anita」

洪順五讀了這張紙條,第二天,他對傅紅王說,「沒有回答,我要搬出去住。」

洪順五11月離家後,信用卡賬單還是寄到家裡來。傅紅玉幫他付到2018年4月。傅紅玉說其中有一些令人生疑的開支,例如女人的服飾和香水、皮包等。這段時間,有朋友告訴傅紅玉,他們看到洪順五帶著徐在餐館吃飯或到超市買東西。

傅紅玉說,洪順五過去從來不過問家中的金錢和財產,「對我百分之百信任。」「反正他要花錢就有得花。」但是,認識徐之後,洪順五就經常問家裡有多少財產。

傅紅玉說,「12月初,有朋友向徐的父親求救,希望不要讓兩個美好的家庭破碎,徐的父親沒有回答,洪順五在幾天之內就給我發電郵,提出和平離婚。我沒有理他,覺得他是在生氣時提出的。」「1月28日我在菲律賓渡假時,接到他的電郵,提出很詳細的離婚協議書。把財產怎麼分,都寫得很詳細。連鋼琴值一萬塊,手飾值三萬塊,都寫得清清楚楚。洪順五過去不是這樣仔細的人,怎麼會寫得這麼仔細,一定是有人在後面指使他。 」「他逼我在兩個星期之內,一定要在離婚協議上簽字。這次我也不理他。」 「3月中,我不在家的時候,他又來到家,把一份離婚協議書放在我桌上,限定我一個星期之內要簽字。」「本來他以為可能很容易地要我簽字,但是我一直不簽。後來他請了一位律師,走法律的路線。」

洪順五2018年1月28日發出第一封離婚協議書之後,傅紅玉1月31 日以電郵回覆洪順五,其中說到:「接到你的離婚協議,我心都碎了,一整夜沒睡。自你離家後,我每天都渴望你回家。」「非常感謝你這46年對家庭的貢獻,我感到很幸福,可惜我口中沒有說出心裡的感恩。」「假如還有一絲希望,我願意保住這個圓滿的家庭。」

(洪順五與徐雅琴,圖片摘自舊金山灣區台灣商會網站)

這段時間內,洪順五離家出走要離婚的事,家族中都已傳開,女兒和父親面對面談過,也向父親提出幾點,請求他三思而行,包括:你老了病了, 她會照顧你嗎?你在晚年之際,要毀掉你的一世英名嗎? 父親沒有回答女兒的這些問題。

傅紅玉透露,兒子還是繼續和父親聯絡,請他吃飯。但是洪順五告訴兒子說,他不會回家。後來也不回答兒子的電郵。

洪的兩個姊姊急著從台灣趕到美國來,要和他面對面談這件事。「洪順五趁著我不在家的時候,在家和她們談了不到半個小時。其實就是把我罵一頓。怪我慫恿女兒與他斷絕關係。其實女兒都已經45歲了,她有自己的判斷力。」「二姊問他:有一天晚上,你在一家旅館的大廰等甚麼人?他聽了後就很生氣,拍了桌子就離開了。姊姊一直跟到他的汽車旁邊,他頭也不回,開車就走。」

傅紅玉說,「二姊、三姊和我一起住了六個星期,不停地打電話給洪,希望和他再談,他都一直不回電話。」

這件事在僑社中亦有傳言。傅紅玉透露,主辦童玩節團體的負責人,不同意徐雅琴和他們一起拜會台灣的多位縣市長,因為徐在童玩節主辦單位中沒有任何職務,洪順五就把拜會活動取消。

面對家人、家族和社團的壓力,洪順五在2018年3月18日發出「難言的心聲」,表示被迫作出澄清,以求家人親友還他的公道。(詳見文章最後之附件)

洪順五的侄女洪惠莉對「難言的心聲」此作出答覆,其中說到:「我悲憤莫名。族人的共同反應是您變了,似乎被魑魅纏身,被魔咒控制身心。」「內心深處不能說的秘密,似乎被徐雅琴牽制,並非自己的自由意志。」

2018年4月15日,洪順五邀集駐舊金山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處長馬鍾麟和多位僑界人士聚會,會上宣佈退休,退出僑社活動。洪順五說他多年服務僑社,但沒想到一番苦心被人扭曲,還有人抹黑與他合作的僑界年輕領袖,並拿兩人的關係做文章,「我一個人做不起來,需要別人的幫忙,但現在造成很多困擾,只好放棄。」

2018年4月24日,送文件服務公司的人,給傅紅玉送來一張聖塔克拉拉縣高等法院家庭法庭的傳票,洪順五也陪著一起來,先到洪家,傅紅玉不在家。洪順五知道傅紅玉多半在女兒那裡,又趕到女兒家。送件人說要找Anita(傅紅玉的英文名),外孫女對送件人說「不在」,此時原本在車上等著的洪順五走進來,看到外公,15歲的外孫女喊了一聲「是阿公哎。」

傅紅玉看到洪順五,對他說:「你為甚麼要這樣做?」洪順五沒有回答。

傅紅玉說,「傳票」就是要求離婚的文件,「我知道他會這樣做,心裡有準備,但還是不敢相信他真的會做這種事。」

洪順五在「難言的心聲」中說,「其實我的離家出走, 跟X女士一點關係都沒有。」「她沒有義務幫我忙的,她可以選擇離開,因為我沒有付她任何錢……」

傅紅玉說,據她所知,洪和徐曾多次一起出遊:「幾乎每個月,兩個人都出去玩,夏威夷、北加州、德州、亞里桑那、台灣。」

最重要的是,據她得到的、在洪順五名下的財產受益人資料,受益人只有一位:徐雅琴(Ya-Chin Hsu);受益比例:100%。

 

洪順五退休金文件顯示,受益人100% 為徐雅琴  (Ya-Chin Hsu)

本報曾聯絡洪順五先生作採訪,在截稿前未獲回音。

 

 

難言的心聲 – 洪順五    (Frank Hong)                  3/18/18

自我離家出走 (11/28/17), 我就没有再回家,本想可以清靜的過些日子, 然而她 (指Anita, 以下皆同) 對我做出無情的攻擊, 破壞我的名譽,而且傷害到第三者, X女士(容我隱藏她的名字, 以免再次受到傷害),為此我不得不出来澄清, 还我一些公道。

十多年來,她長期地對我埋怨及指責,讓我身心受到很大地創傷,生活非常痛苦,生不如死,她對我的指責主要有如下幾點:

  • 在外面有女人,不顧家庭
  • 亂花錢,錢都是她在賺我在花
  • 不聴她的指令,沒有按時回家做飯, 要求知道, 限㓡與誰交往, 而我沒有服從
  • 太多台灣社區,政治活動,捐錢太多

十多年來她對我的埋怨,指責,我沒有辦法完全接受,其理由如下:

我熱心公益,關懷台灣是我一生的職志,她却要我減少對台灣的関懷,及減少對政治的參與,我們也一同創業 (AnaSpec Inc.) 17年,創業成功,也賺了很多錢,她却說錢都是她在賺錢,我在花, 公司 200 多個 SOP( Standard Operation Procedure) 不全是我寫的嗎?  我沒有貢献嗎? 我一向對人友善,親切,對女人也是一樣,却被她說外面有女人,她要我選擇她喜歡的人來交往,她要限制我自由活動的空間。30 年來我照顧庭院,準備三餐,買菜等家裡內外的事,照顧孫兒們,為孫兒們籌備學費,每年帶他們到世界各地旅遊,却被她埋怨不顧家庭,天理何在! 說來人不相信,我在家裡是過着佣人不如的生活,當客人離開時,我就會被責備,不該請客,讓她辛苦。

十多年來,每次她對我的埋怨及指責,我會非常生氣,對我會產生很大的創傷,身心非常地痛苦,尤其胸部會感到俱痛,十多年前的經驗,我因為生氣產生血液凝固,造成血液循環不通,形成心臟病 (Heart Attack), 必須急診,差15 分鐘就沒命,那種與生命爭扎的痛苦,讓我不得不為生氣特别小心以對,去年 (2017)感恩節,我們帶孫兒們到大峽谷渡假,她再次地指責外面有女人的事,我再次地非常生氣,而感到胸部很痛,我憤而離開房間,不與她同房,事後我們也為這事長談,我也警告她,我不能再接受這種指責,為了保命我會離家出走。沒想到她不把我的警告當一回事,去年11/28/17她再次指責我太晚回家,我告訴她那麼我就要搬離這裡到外面住,以免再生氣而引起心藏病發,她說好,你可以搬出去,從那天起,我就沒有再回家,一個人住在外面,自由一些。

自從我離家出走,她對我做很多攻擊及破壞性的動作,砥毁我的名譽,她成功地教導我們女兒 Grace Kvamme, 女兒要求與我斷絕父女關係,不准我去看孫女 Ella,孫子 Seth,不准我參加家庭聚會,。我老了,女兒也不會照顧我, 形同路人。我養育女兒成年,送女兒去大學,幫她買房子,這些對她的疼愛,都因為Anita有意的破壞而告吹, 而一文不值,父女變成敵人,都是她教導有方,也是基督徒的信仰,情何以堪 ! 她也指示我們的朋友打電話到台灣,告訴親友,做些破我名譽的動作,在此地她也做些對我不友善的動作,散佈謠言,說我為了女人離開她,她也主動地要求將我們的股票平分,請了律師準備分離,她更散佈謠言,說我給X女士70萬以便開公司。她更指責X女土,釣引我離家出走,破壞家庭,其實我的離家出走,跟X女士一點関係都没有,是我忍受不了家暴似的生活。我說 “Enough is Enough”,受夠了,問題在她本身,不要轉移到 X女士,轉移焦點,那是不公平而且是殘忍的。

有些同鄉,朋友勸我回家,我會謝謝他們的好意,但是對不起,我寧願死在外面,也不願意回家與她過着地獄似的生活。

對X女士, 我很對不起她,我在推展中小企業海外行銷已經七、八年了, 然而都没有太大進展, 那當然與以前的馬英九執政有關,現在好不容易有X女士的幫忙,去年十月在台灣成功地舉辦世界行銷論壇,也引起很多政府單位及中小企業的關注,也燃起我對行銷臺灣的信心,對X女士,我感謝她的幫忙,因為她認識很多年輕人,這是我比較缺的,她没有義務幫我忙的,她可以選擇離開,因為我没有付她任何錢,而我知道没有她的幫忙,行銷臺灣計劃是做不成的,别人對她的責備我是非常憤怒的,台灣人社區要懂得感謝志工的服務,而不是趕走他們。我會對欺負志工的人反擊的,而且會採取法律行動的,就像以前我為辛義德被罷免而打抱不平ㄒ就像以前為台湾的民主自由,也不惜生命。

自從我離家出走,我一個住在外面感到舒適也自由,而她也因為我不在而不會埋怨我,她也可以安適地去渡假過着愉快的生活, 我們的分離將使我們過着更愉快的生活。我們正在辦離婚手續,感謝加卅法律,離婚只要單方提出,而且不需要理由。因為人民有選擇如何生活的權利,解除婚姻協議也許是解決問題的方法,對那些悪意中傷,悪意傳播謠言的人,我會保留我的法律追訴權,我與她也共同生活了四十多年,她長期地對我不信任,也對我有很多的埋怨,自己也不舒服,我們的分離會讓她過得更快樂的生活,我也能夠過得快樂一點的晩年,那就讓我們分開吧! 對同鄉朋友(如果你還是朋友),就不要再傳播謠言,讓我們過着平静的生活,畢竟那是我們私人的事,請別干涉。謝謝

 

 

徐雅琴  (Ya-Chin Hsu)

洪家婚變事件的重要人物徐雅琴,本報曾聯絡採訪她,沒有見到她本人,但她有回覆本報的電話短訊。

她表示不願接受訪問:「親愛的,我想不要(訪問)吧。我現在已經不當公眾人物了,只希望盡量保持低調,以免再招惹紛爭,傷害到我無辜的家人……

徐在短訊中說:「有關您提到洪順五博士的相關報導,請務必不要在其中提到或影射任何有關於我的訊息。已經有將近一年的時間,我受到這些不實留言的傷害與干擾,已經對我與家人造成難以抹滅的陰影與傷害,我在台灣的家人甚至被連續登門騷擾多次,我雖然身為中華民國僑委會的僑務顧問,長期為社區僑社服務多年,因為受到惡意人士嚴重的攻擊與傷害,我的父母已經請我不要再繼續服務社區與僑社,只當一個簡單單純的老百姓,免於受到這些有心人士惡意的中傷與傷害。對於這些人的惡劣行徑,我們已考慮採取法律行動來處理。

另一則簡訊回覆中,徐說:「請務必不要在貴報的報導中提到或影射任何有關我的訊息。如果經您一再詢問後,我已經再三聲明不希望有任何未經本人同意的任何報導從貴報刊登,最後不幸事情仍然發生,我將絕對會採取法律行動來處理相關事宜。

徐雅琴也是舊金山灣區僑界活躍人士,是中華民國僑務顧問,擔任過多個僑團負責人,如聖塔克拉拉縣/台灣新竹縣姐妹委員會主任、舊金山灣區國際獅子會會長、舊金山灣區台灣商會會長等。

對於被社區議論涉及洪順五婚變之事,據本報得到的一些文字,2018年3月,徐對駐舊金山台北經文處長馬鍾麟表示:「因為近來有特殊情況發生,我和家人陸續接受外界來的一些有形無形的壓力、與不實言論的中傷,經過審慎考慮及為了保護我的家人,很抱歉不得不暫停目前一切與僑委會僑商會有關行銷台灣的合作計劃。」她還對處長表示:「也誠心希望洪博士能和夫人好好溝通互相體諒……

2018年7月9日,舊金山灣區台灣商會新舊任會長交接,徐雅琴卸下會長職務。傅紅玉透過,出席交接儀式的朋友告訴她,徐雅琴上台致詞時很少報告會務,而是用很多時間,說她和洪順五既沒有男女關系,也沒有金錢關係。並強調她和丈夫感情很好。

而在2018年10月初,洪順五住在徐父母家數夜的消息傳出之後,徐雅琴再次否認外界的相關傳言,指這些都是謠言:「這種一而再再而三的造謠,從去年一直到今年已經好多次,連我的家人都被騷擾了好幾次。」「爸媽一再叫我以家庭為重,不要再去參加僑社活動,別再捲入這些是非。現在又發生這種事,他們非常不高興,請我要即刻退出。」

本報另外得知的消息是:徐雅琴的先生在蘋果公司上班,被派到中國大陸工作。傅紅玉說,僑界人士很少見到徐的先生。

 

本報記者劉暢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