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有一個頭條新聞引起了我的興趣,說的是特朗普總統在和北朝鮮首腦金正恩談判以後成功地使被北朝鮮政府長期扣押的3名美國人質獲釋。值得一提的是,美國政府雖然反覆公開宣布絕不向恐怖勢力妥協,交付贖金的事情免談,可事實上前任總統就曾經用沒有任何標記的飛機裝運價值數億美元的黃金去交換人質,因為用別動隊搶回人質的行動在世界各地屢屢失敗。

就在全國上下一片歡呼稱道聲中,特朗普總統到Andrews空軍基地歡迎這3名人質安全歸來。在歡迎儀式上,總統稱讚這3名美國人“難以置信”,並且感謝金正恩“對這3名美國人真的不錯”。然而,真正使人難以置信的是民主黨上層對這件事的反應。他們一句表揚、稱讚的話都沒有,反而將總統痛批了一頓。民主黨目前的領軍人物、參議院少數黨領袖Charles E. Schumer在參議院會議上批評特朗普的講話是“製造麻煩”:“金正恩是一個獨裁者。稱讚這樣的獨裁者勢必會削弱美國的外交政策,把世界各地的美國公民都置於危險之中。”

有趣的是,前一陣特朗普對北朝鮮的制裁不斷升級的時候,民主黨上層一直批評總統對金正恩過於強硬;最近一段時間,總統施展他的談判天才,讓金正恩乖乖就範,拆毀核試驗基地、無條件釋放美國人質,民主黨上層卻180度大轉彎,痛批特朗普太軟弱。回顧特朗普上任一年多所做的每一件事,民主黨的反應只有一種:反對,反對,堅決反對!人們不禁要問這些被派性蒙蔽雙眼的政客們:總統究竟要怎麼做才算對呢?

回顧200多年前,美國的開國先賢們制定三權分立的政權結構的時候是不分黨派,一致興國的思想。1824年成立民主黨(Democratic Party),1854年成立共和黨(Republican Party,又稱老大黨Great Old Party)以後,美國政府一直都是由這兩個黨輪流坐莊。他們互為政敵,水火不容。從積極的意義上來看是互相監督,不容易腐敗。可是近年來,這種“凡是敵人擁護的,我們就要反對;凡是敵人反對的,我們就要擁護”的態勢越演越烈,使很多對人民有好處的提案胎死腹中,或者演變成不倫不類的折中產物。

民主黨和共和黨代表的是不同社會集團的利益,必定在哲學理念、施政綱領、政治格局和具體政策上都不相同。我剛到美國的時候,聽朋友介紹說,共和黨是保守黨,代表的是富人的利益;民主黨是自由黨,代表的是窮人的利益,所以民主黨執政對新移民、少數民族比較有利,對發展高科技比較有利。經過將近30年的觀察,我覺得這種說法是不準確、不全面的。下面我用列表的方法,對比兩個政黨在一系列重大問題上完全對立的觀點和態度,以幫助讀者比較全面的了解這兩個黨:

民主黨 共和黨
哲學理念 偏左,自由,支持廣泛的社會服務、社會責任和社會正義 偏右,保守,相信個人權利和法律正義,提倡個人責任,尚武,親宗教
施政綱領 相信幫助最弱、最貧窮的使所有人都受益 相信幫助最富有、最強大的使所有人都受益
政府的角色 傾向於擴大政府,增加政府對社會的影響和作用 傾向於縮小政府,限制政府對社會的影響和作用
社會和人類 基於社區和社會責任,主張扶持弱者 基於個人權利、個人責任和法律正義,主張競爭、強者生存
軍事 減少軍費支出,不用武力對付伊朗、敘利亞和利比亞這樣的國家 增加軍費支出,用強硬手段對付伊朗、敘利亞和利比亞這樣的國家
選舉制度 大公司通過遊說和巨大的競選捐款對國會影響太多 中產階級通過投票和納稅對國會影響太多
政治腐敗 在政治上投入太多的錢產生腐敗,破壞美國的生活方式 金錢和政治腐敗是美國生活方式的一部分
訴訟 為了保護公司疏忽罪的受害者,要允許美國人對公司提起訴訟 要保護公司的利益免遭因自己疏忽而受害的人對公司提起訴訟
稅收 支持收入越高稅率越高,對富人額外增稅來支付公共項目 對富人的高稅率是階級鬥爭的一種形式
醫療保健 每個人必須購買醫療保險,不管他們的支付能力如何 對不能支付醫療保險的人,不能強制保險
超高工資 企業高管年薪太高 政府部門工資及補貼太高
最低工資 支持設定最低工資並不斷提高 工資高低應該遵循市場需求規律
救濟金 在經濟衰退時期幫助美國人民度過難關的實質是愛國主義 在經濟衰退時期幫助美國人民度過難關的實質是共產主義
食品券計劃 主張擴大食品券計劃,幫助有需要的家庭 很多欺詐行為,浪費納稅人的錢;受益者必須接受強制性的吸毒測試
槍支管制 支持更多的槍支管制法律 攜帶武器是憲法賦予公民的權利
環境保護 堅持對環保設置高標準 環境標準過高已成企業的沉重負擔
同性婚姻 支持同性婚姻和收養孩子 反對同性婚姻
墮胎 墮胎是女人的權利,是合法的 反對墮胎合法化
大麻 支持大麻合法化 反對大麻合法化
幹細胞研究 支持 反對
死刑 反對 支持

 

值得注意的是,加州這個民主黨的大本營近年來發生了很重要的蛻變。在今年6月舉行的中期選舉中,加州的註冊選民中,民主黨支持者下降到44.4%(不足半數),共和黨支持者上升到25.1%,而更多的人(25.5%)註冊為無黨派傾向。老朽以為,所謂無黨派傾向就是“就人論人,就事論事”的態度,是比較客觀、公正、實事求是的態度。我不管你是什麼黨,不管這個提案是那個黨提出來的,只要對美國有利,對我家有利,對我本人有利,我就投贊成票。當然,這裡是資本主義社會,個人利益、家庭利益還是要高於國家利益的。這就是為什麼給少數人加稅的提案總能通過,而給大多數人加稅的提案總是通不過的原因所在。

 

記者 湯毅堅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