擁有三萬多正職員工的臉書,一百多人這個數目連四捨五入後都進不了一個百分點,所以是否可忽略?統計學上也許可以,但對不斷鼓吹照顧少數弱勢權益的臉書來說,敢可以嗎?從2012年就加入臉書的產品工程主管Brian Amerige,在其自架的網站上介紹說:「你好!我是一個住在加州門洛帕克的人類。我已經立定我的人生目標,要擴大人的能力並提高標準,這就是我大部分時間在做的事情。」看到這樣的自我介紹,相信應該很符合祖克伯所提的「把世界更緊密聯繫在一起」臉書新使命,但是他卻是那連百分之一都不到的小小異議團體發起人。

 

紐約時報8月28日報導了Amerige的一篇內部網絡貼文,標題為《我們在政治多元性有了問題》(We Have a Problem with Political Diversity),點出該公司兩大問題:

  1. 我們形成了一個不能容忍不同觀點的政治單一文化:公司總是宣稱歡迎所有觀點,但只要有人提出顯然是反對左傾意識形態的觀點,馬上就會受到攻擊,且通常還挺暴力的。我們會給對方貼上obe和ist字尾的標籤,攻擊對方的人格,而不是想法。
  2. 我們太經常這麼做了,以至於當員工不認同周遭政治觀點時,他們不敢說出來。同事們很清楚所謂的「不同觀點的開放性」,並不適用於「社會正義」、「移民」、「多元性」和「平等」,在這些議題上,你可以選擇緘默,或者選擇犧牲聲譽與事業。

 

關於第二點,他特別提到人事室也很清楚,還說這已不是什麼稀奇的擔憂。「公司太快建議開除那些被誤解的人,甚至更快地將某些同事歸類為偏執狂。」這是他對外界相信他們公正透明,但實際上卻相反的擔憂,他寫道:「我們對牆外的人盲目且不屑一顧,沒想到對牆內的人也是。」他認為臉書近兩年這情況特別嚴重,因此提出「臉書人也要政治多元性」(FB’ers for Political Diversity)這樣一個團體,讓大家能毫無恐懼地暢所欲言,並討論如何修正這他認為走偏的公司一言堂文化。

 

他舉的例子是臉書董事Peter Thiel,說他只因支持川普總統而被三不五時地點名要踢出董事會。即將擔任史丹佛大學講師的Thiel,七月下旬在華府演講時也批評矽谷一言堂文化:「你沒有更接近事實真相,你正進入像北韓一樣的極權主義一黨專制國家。奇怪的是,我們活在一種政治極其片面的環境中,而那不會讓人可以弄清楚真相的。這說明了有難以置信數量的政治正確存在,人們無法談論真相。」他形容西岸菁英們快要變成「一群旅鼠」,旅鼠最有名的故事就是會集體投海。

 

或許是因為2016年總統大選中,矽谷少數中的少數名人支持了川普,讓身為其中之一的他被孤立到去首都口無遮攔,甚至顯得刻薄,但對於這樣一位董事,臉書創辦人兼精神領袖祖克伯卻力挺他留在董事會。去年三月,他在北卡州AT&T州立大學演講時,回答一位指控Thiel反對種族多元性的學生的提問說:「我們一位董事會成員,是川普政府的顧問,Peter Thiel。但我個人相信,如果你想擁有一家致力於多元性的公司,你就必須致力於各式各樣的多元性,包括意識形態。那些說我們不該把某些人留在董事會,只因為他們是共和黨人,我想那是瘋了。」

 

無論是為了多元性而多元性,還是真心想要多元性,Thiel已成臉書董事會的樣板人物,只是祖克伯去年就已提出包括意識形態多元性的公司文化,為何一年多後還被員工質疑那裡是一言堂呢?當然,扯到政治或意識形態就扯不清,無論是活在左之中的右派,或右之中的左派,都總會感覺像活在一言堂中,但若扯到其它議題,像矽谷科技公司另個最常被提到的性別歧視呢?發表個人看法是否就等同於正在性別歧視,這個就有得爭到要打官司。

 

去年以備忘錄形式發表性別差異而被開除的谷歌工程師 James Damore ,認為他的看法是以生物學差異性來解釋科技界的性別鴻溝,批評公司刻意為性別差異而去做差異,結果他被以違反公司政策開除。今年一月剛開工沒多久,他便向矽谷科技公司的管轄縣聖塔克拉拉高等法院提起訴訟,告這家以性別歧視政策開除他的公司歧視白人與保守觀點的人。

 

被貼標籤為歧視者告別人歧視他,這可能沒完沒了,致力創新與追求活力的矽谷科技公司怎會落入這吸光能量的黑洞中呢?回到Amerige的貼文,「如果你攻擊的對象是一個人的人格,而不是他的想法,你就被驅逐出去了。」所以回到創新與活力的本質,對事不對人,異言堂比一言堂更有能量。

 

記者 Pegasus J. Juan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