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火是全面性災難,抗災英雄首先當然要頒給第一線救火人員,電影《無路可退》(Only the Brave)就是根據2013年6月28日亞利桑那州發生的Yarnell Hill Fire,菁英野火消防隊Granite Mountain Hotshots,廿名全體隊員僅一人生還的殉職英雄故事。但與野火對抗的英雄不只有第一線戰士,在生命財產受到威脅時,仍選擇犧牲奉獻地盡忠職守崗位,這或許才是最根深蒂固的美國英雄。

 

位於Santa Rosa H-101的Bicentennial Way交流道旁Kaiser Permanente醫學中心,是北灣一個很重要且很大的院區,當去年10月8日深夜至9日凌晨開始蔓延的Tubbs野火,燒光了院區旁一個車屋(mobile home)公園,強風把火苗送往院區時,醫院於凌晨三點半做出撤離130名包括重症、孕婦等患者的關鍵決定。許多正在值班的醫生護士與醫院員工,他們當地的家也正被野火威脅,可是沒有一個人的救難排序將家放在患者前面,到早上六點左右,所有患者或用救護車轉移到別的醫院,或安置在巴士內,甚至還被安排在私人轎車裡,遠離野火威脅,並繼續接受醫療照護。

 

執照護士Judy Coffey,同時也是Kaiser的資深副總和Marin及Sonoma縣的地區經理,稱9日凌晨的撤離行動,是該院被迫第一次在真實危機中進行的,同時也是成功的,她說:「這真是一個神奇又驚奇的經驗,看看醫院裡的這些英雄們,怎樣合作無間地完成任務。」但是住在Fountaingrove地區的她,卻也成為這場野火所造成的新無家可歸者之一,她說:「我沒有去看我的房子,但那整片山坡都燒光了,所以我知道我的家沒了。」

 

當晚也在值班的急診室醫生Joshua Weil說:「我會說每名醫護與工作人員都超越了極限,要想像火勢是很容易的,只要拿起電話便知道你的家是否正被火吞噬,然後就是跑回去救你的家。但這裡的真實情況是,每一個人都對病患有承諾,所以我必須說,這裡的每個人都是英雄。」

 

事實上,Weil醫生也是當晚Kaiser醫院撤離行動的指揮者,當消防隊員告訴他,火勢離醫院僅剩一兩百呎時,在衡量留與徹對病患安危的風險後,他必須做出急診室醫生應有的果決判斷,他說:「這是一個非常具有挑戰性的決定,一個你無法輕易做出的決定。」這個決定不但見證他是一位能夠準確判斷患者病情的醫生,也是一位能拯救醫院存亡的決策者,因為醫院燒毀了可以重建,但病患若有什麼閃失,可會讓Kaiser給人的信心也跟著被燒成灰燼。

 

這場大火中另所成功撤離患者的醫院,是位於Mark West Springs Road上的Sutter Santa Rosa地區醫院,它比Kaiser還早進行撤離,共安全轉移出80名患者,還有近百名來醫院避難的社區居民。雖然比起Kaiser該院低調許多,但相信一所地區醫院能夠安全轉移這麼多患者與居民,這個難度一定不比Kaiser來得低,也相信這裡一定會有令人稱頌的英雄故事,例如新生兒加護病房的Scott Witt醫生。

 

野火爆發時,Witt醫生是休息在家與妻兒在一起的,家人安全基本可無虞,所以讓他掛念的是加護病房內的早產兒,於是他便趕往醫院。起先他是開卡車,但開這種車可能更麻煩且難以抵達的念頭一轉,他又回家改騎摩托車,這是一個睿智的選擇,因為摩托車讓他及時趕到醫院,當時火已燒到停車場,撤離是刻不容緩。他衝進醫院,把八名早產兒送上救護車,轉移到鄰近醫院,他則騎車跟在後面。一路上當然要閃避各種火焰灰燼,險象鐵定環生,他用無線電對救護車司機說:「我不知道這是不是我所做過最令我害怕的事,但它確實很接近了。」最後他的患者安全轉移,他也與家人重聚,只是他的家完全被燒光,他說:「我覺得這些嬰兒就像我自己的嬰兒,我只是想確認我會在那裡幫助他們。」

 

他們可能就是讓美國成為超級強國的英雄,不過,也相信三億美國人不會個個都是英雄,任何國家都會有弱者存在的,例如已被聯邦社會安全部調查的Oakmont銀髮社區遺棄居民事件。Santa Rosa的Kaiser醫學中心於去年10月25日重新開放時,該集團特地發新聞稿說明,也還特地引用Weil醫生的話說:「那天早上我們的主要工作是,盡我們所能地確保我們的患者安全撤離,並轉移到適當照護水平的地方,以讓他們繼續接受治療。」做好你的工作,即使犧牲亦不為所動,每個人都可以是英雄。

 

記者 Pegasus J. Juan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