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議范士丹的「司機」是中共間諜

上期「老中閒聊集」,談到聯邦參議員范士丹舊金山辦公室前主任劉紹漢(Russell Lowe),被一些主流媒體指為中共的間諜,我不相信,提出幾條理由。這個「間諜案」,至今悄無聲息,船過水無痕。

令人感到好笑的是,有主流媒體稱劉紹漢是范士丹的司機,這位「司機」不可能做中共的間諜,但可能有親中國大陸的傾向。劉紹漢是美國生美國長的ABC(American Born Chinese),成長過程中,可能經歷過種族歧視,或從父輩或祖父輩口中了解華裔先民在美國受歧視的事情。中國改革開放40年,許多城市高樓林立,高鐵四通八達,經濟總量發展成為世界第二,這對某些美國華僑可能有鼓舞作用,覺得與有榮焉。劉紹漢不懂中文,對中共60多年來做的某些事,如「三年自然災害」餓死3000多萬人等,可能根本不知或知之不多。他隨范士丹訪問中國大陸,中共都給他們看最好的一面。毒奶粉、假疫苗之類的事,范士丹、劉紹漢等人也可能根本不知道。

問題是,這些「左派」一直生活在美國,心中更愛的應該還是美國的自由民主制度。舊金山/上海姐妹市委員會第一任主席劉貴明(Gordon Lau,1941-1998,也是舊金山第一位民選華裔市議員。他去世後,舊金山華埠襟馬多小學改名為劉貴明小學),一度被認為是親中共人士,他1998年過世後,時任上海市長徐匡迪(1995 至2001年任上海市長)訪問舊金山時,親自到位於列治文區的劉家,慰問他的遺孀。2010年上海世博會之前,時任上海人大主任劉雲耕訪問舊金山,在歡迎午宴後,特意請劉貴明遺孀一起再用午餐,主賓僅數人。

但是,有次劉貴明情緒激動地對我說,「我愛美國,我愛這個民主自由社會。」同一句話,他激動地反覆說了很多遍。我聽出他的弦外之音:我愛美國,不可能去「親」中國大陸的專制制度。

很多年前,有位僑界親中大佬,一天晚上在電話中,也是情緒動地對我說,中國一定要民主自由,中國未來一定會民主自由。這也是某些親中左派內心深處的心聲。

美國主流社會的親中大佬之一,非范士丹莫屬。很多年前,她對我說,美國和北京1979年建立外交關係後不久, 她(1978至1988年任舊金山市長)就前往上海,希望舊金山能和上海「締結良緣」,成為姐妹市。「我到上海一看,Tom Bradley (時任洛杉磯市長)也來了,也要和上海結成姐妹市。我們兩人『激烈爭鬥』。最後我贏了。」說完得意地笑了。

江澤民1985年接任上海市長後,范士丹市長和江澤民市長建立了較深的友誼。在美國成立勞改基金會的中國大陸異議人士吳宏達,1995年到大陸偷拍人體器官移植,被大陸當局逮捕,以間諜罪判刑15年。正巧范士丹訪問中國,她一回到舊金山就把我們叫去,宣佈說:她在北京向國家主席江澤民為吳宏達求情,江沒有當場答應她。她飛到上海後,中方通知她:吳宏達已被驅逐出境。范士丹當時很開心,一是救了吳宏達,二是顯示她和江澤民的交情。

不過,隨著江澤民下台,范士丹和中國大陸政府漸行漸遠,大約五、六年前,據說因西藏人權問題,范士丹與她的先生Richard Blum和北京翻了臉。

 

文/劉暢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