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西部野馬該不該殺?

這個問題太犀利了,相信不會有人敢大聲嚷嚷地說:「該!」但掌管牠們命運的聯邦土地管理局(Bureau of Land Management, BLM),卻曾經或正在或將會考慮這個字眼,讓象徵美國西部冒險與正義精神的活圖騰,未來可能只有靠福特經典傳奇跑車來傳承了。

 

問題就出在官方說野馬與驢子的數量成長太快,在BLM所掌管的西部十州2,690萬畝聯邦土地上,截至去年統計約有七萬三千匹野馬和驢子,其中包括加州的聯邦250萬畝土地上的近九千匹野馬和驢子,且以每年約兩成的速度在增長,估計到2019年會有十萬匹。在BLM的管理法源Wild Free-Roaming Horses and Burros Act of 1971開始施行的那一年,這些自在漫遊的動物總數僅兩萬五千匹左右,官方認為,今天可以與公有地上牲畜及其它動物和諧共存,所謂的「恰當管理水平」(Appropriate Management Levels, AMLs)總數應為兩萬七千匹,然而每年也才僅兩千匹左右被人收養,因此數量過多所造成的環境壓力與主管機關的預算吃緊,讓他們從前年開始思考使用人為控制手段。

 

前年有條「假」新聞說,聯邦打算殺死四萬五千匹野馬,好騰出空間給私人牧場。

它屬於一條真真假假的新聞,因為BLM的野馬及驢子諮詢委員會,一個九人組成的沒有決策力自願團體,確實向該局建議賣掉或安樂死這四萬五千匹「無法收養」(unadoptable)的動物,委員之一的Ben Masters對《國家地理》說:「從某種意義上說,野馬被愛死了,是因為人們只看見牠們的美麗,而沒有看見牠們賴以為生的放牧土地。我在諮詢委員會上投下贊成票,是我一生中所下的最困難決定。」

 

BLM雖表示不會接受這項建議,但隨著川普總統上台,聯邦土地如何使用變得不再那麼無為,所以允許石油天然氣開發浮上檯面,當然,那些過剩的圖騰如何商業化,好像也成了選項之一。商業化是官方絕對開不了口卻可能喜愛的選項,因為這些圖騰或許已造成環境威脅,重要的是確定吃掉了BLM的預算。為了圈養這「無法收養」的四萬五千匹野馬及驢子,該局野馬計畫八千萬預算花了五千萬,偏偏在去年五月編的BLM預算書中,又將野馬與驢子管理預算砍掉一千萬,還稱現行管理辦法是「不可持續的」(unsustainable)。為此,BLM向國會提出了解除賣馬給屠宰場的禁令,另外也有絕育與安樂死等多項方法。

 

不用說,對美國西部精神圖騰動這些手腳,鐵定引起維護團體的抗爭,因為這幾乎是「動搖國本」。主要團體之一的American Wild Horse Campaign (AWHC),就對官方這些哭訴提出強烈質疑,因為野馬該不該殺的關鍵就在於BLM宣稱的AMLs這個數字上,然而這個數字卻曾於2013被BLM委託的國家科學院(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 NAS)駁斥為「對利益相關者不透明,沒有科學依據,沒更新資訊,也沒適應新環境與社會變遷。」BLM認為的現今AMLs是兩萬七千匹,但1971年國會立法保護時就已兩萬五,而國會立法的目的是因為「牠們快要絕種了」,「絕種」與「滿了」只差兩千,所以他們怎麼算的真令人不解。例如新墨西哥州,擁有1400萬畝BLM管理的公有地,但他們估算出來的AMLs卻僅有83匹,相當於一個羅德島州的土地上只適合三匹生存。

 

另外再說絕育好了,AWHC說NAS也不贊成對圈養的野馬與驢子進行絕育,因為既危險又會危害牠們的行為模式,是1971年聯邦法所禁止的,而科學界推薦的人道避孕措施,BLM卻一毛錢也沒花,竟把錢全用在移除、圈養與屠宰方面。AWHC執行董事Suzanne Roy說:「BLM的爛管理方式把大家帶到如此境地,如今又提出越來越多的爛主意,包括圈養與屠宰以掩飾他們的無能。」

 

BLM於四月向國會提出的最新數量控制手段中,除了被罵翻的那三種外,還有一項是花錢請人認養,這的確不失為一項平衡人道考量與數量控制的中道手段。在1990年代以前,每年都約有九千匹被合格者認養去,如今只剩兩千左右,所以每匹一千元請人認養是最不會被挨罵的作法,而且該局還說可以省下很多預算,因為圈養一匹馬廿五年,總共要花四萬六千元,第一年就幾乎省下一半的錢。

 

BLM表示,野馬管理計劃本身就充滿爭議與政治敏感,所以衝突層級往往很高。野生動物基金會(Wild For Life Foundation)總裁Katia Louise表示,野馬與驢子是西部歷史精神的活象徵,也為生命物種多樣性做出貢獻。與這些圖騰有競爭關係的牛仔怎麼看呢?代表組織Public Lands Council執行董事Ethan Lane說:「我們也愛馬啊,我們只是對必須照顧牠們的辛勤工作,有一個更符合實際的觀點。」在西部草原晃晃悠悠的野馬們可能會想,美國土地在有聯邦政府、愛馬人士與牧場牛仔你們之前就老早有我們了,這才應是最實際的觀點。

 

記者 Pegasus J. Juan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