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人類穿上衣服以來,衣服引發的的問題或爭論,從來沒有中斷過。我們現在經常看到的是:某某人和某某人撞衫了。當然當事人是名人,撞衫才會成為八卦新聞。但即便是普通人,如果請一群朋友聚餐,坐中兩位女土穿一模一樣的衣衫,也會有些尷尬。

有關衣著的最新爭議,倒是有些令人有「耳目一新」之感:猶他州18歲少女達姆(Keziah Daum),為了在畢業舞會上令人驚豔,在到二手店買了一件紅色的中國旗袍。給果這件旗袍引起的不僅僅是驚豔,而是一場「文化大戰」(據某傳媒報導)。當事人的旗袍照片上網後,引起爭論,竟然有十多萬人參與。一個批評意見是:她「不是華人,不應該穿旗袍」,否則就是「殖民意識」或「文化挪用」。

其中的「文化挪用」,英文原文是(culture appropriation)。說實話,我還真不懂「文化挪用」到底是甚麼意思。各國在服裝上交流借鑑,也是文化交流的一種。中國人過去長袍馬褂,現在西裝革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在黨代表大會後一起露面,清一色都是西裝領帶,這也是「文化挪用」?儘管中共高層多次說:要嚴禁西方的「意識形態」影響中國。

服裝方面的「文化挪用」,往往有革故鼎新的巨大作用,這在中國有非常悠久的歷史,最著名也許是戰國時期,約2,300多年前,趙國國君趙武靈王的「胡服騎射」。趙武靈王即位時,國勢衰退,軍隊也常打敗仗。趙武靈王發現中原人的長袍大褂不適合作戰,於是下令借鑑胡人的窄袖短襖。不僅作戰時更於出擊,日常生活亦更加方便。和今天這位小妹妹穿旗袍一樣,當年的「胡服騎射」也引起很大爭議。不過趙武靈王推行「胡服騎射」後,國勢逐漸強大。

而在台灣海峽兩岸一度很流行的中山裝(後來也被稱為毛服),其實來自日本,而日本的這種服裝源於歐美。19世紀末,日本在美國壓力下被迫開放門戶,軍裝也採用洋服,陸軍和海軍分別用法國和英國的軍裝,下級士官用美軍軍裝。後來警察、鐵道員工、教員和學生等,都以陸軍軍服為藍本制定制服。那時很多中國人有留日或旅日經歷,把日本的這種「新服裝」引進中國,後曰「中山裝」。 

能想像一下,如果沒有中山裝或其它所謂的「洋裝」,中國至今仍是遍地長袍馬褂的情景嗎?

生活中一直有很多人,以名牌服飾來顯示自己的「身份」或「身價」。也有人根本不需要,我記得在舊金山聖法蘭西斯旅館聆聽著名超導體專家界朱經武演講,他白襯衫加一條深色西褲,無西裝亦無領帶。Yahoo創辦人楊致遠的標準「行頭」是白襯衫加牛仔褲。苹果創辦人喬布斯(Steve Jobs是深色T恤,臉書創辦人小查(查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則是深色T恤。他們不需要名牌,因為他們的臉就是一個大大的名牌。但這些名人的服裝,也往往成為人們議論的事情。

「創世紀」說,亞當和夏娃本來眼睛並不那麼明亮,偷吃了禁果後,眼睛也「明亮」起來,因此看清自己原來是赤身裸體,於是用無花果的葉子,為自己做了衣服。原來人類穿衣,也和苹果有關啊。

哎呀,如果人類祖先亞當和夏娃當年沒有偷吃禁果,他們就看不清自己的身體,也不會因此而編製遮體的衣服,現代的人豈不是個個赤身裸體,18歲少女達姆自然不可能去穿中國旗袍,也就沒有「文化挪用」的爭論了。 

 

作者/劉暢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