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for Chinese - 舊金山灣區No.1免費華人社區報紙
News for Chinese - 舊金山灣區No.1免費華人社區報紙
Breaking News
科技老大哥在看著你
由一群麻省理工研究人員創立,矽谷一些頂尖投資人出錢,至今不到四歲的無人機公司Skydio, Related
加州高鐵欠選民們一份交代
最近,特朗普總統“訪問”加州(這是正式新聞用語,不過老朽以為似乎應該用“視察”甚至“巡視”才夠檔次)。 Related
硅谷麻辣燙抓住您的胃
硅谷麻辣燙Chili Boy 座落於繁華的聖荷西市中心,離聖荷西州立大學只有十分鐘的步行距離深受大學生歡迎。 Related
聖荷西辯論集訓夏令營招生中
美國有成千上萬的高中學生參加競爭性辯論賽來考驗各自的演講和批判性思考能力。全國各頂尖大學在學年內均有舉辦競賽。 Related
看新科技的時代
上個週末在矽谷南灣參加了矽谷台美產業科技協會( Taiwanese American Industrial Technology Association TAITA)的年會。 Related
Concord嚴重火災  損失高達5500萬元
據消防官員,週二淩晨,Concord一座正在建設中的公寓樓發生沖天大火,造成附近公寓樓250人失去住所,兩人遭遇輕微煙霧吸入。 Related
EPA對東灣多個排放污水進入海灣的城市罰款
U.S.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gency(聯邦環境保護署,EPA)官員週二說,Oakland、Alameda、Berkeley、Albany和東灣兩個市轄區因允許未經處理的污水流入海灣被罰款近40萬元。 Related
2000到2015年: 加州涉槍死亡人數在下降
最近一次–少見–的槍支暴力科學研究發現,加州涉槍死亡人數在以2015年為結束時間的一個十六年週期已經下降,這一下降基本上源自於幫派暴力的下降。 Related

發生於2015年7月1日的金山十四號碼頭Kathryn Steinle槍擊案,終於今年1月5日完成一審宣判。這起前科累累的45歲墨西哥非法入境男子Jose Ines Garcia Zarate,擊發一把聯邦探員失竊手槍,造成一位前程似錦的白人年輕女子死亡的案件,從事發、拘捕、調查、審判到宣判,一路走來爭議聲不斷,包括移民、庇護城市、毒品累犯到槍枝管制等什麼都有,似乎只差了性騷擾,便差不多囊括當今美國所有最嚴重的社會問題。然而這麼一起涉及層面廣,被告與被害者對比懸殊的案子,主持一審的金山高等法院法官Samuel Feng,只判決Garcia Zarate非法擁有槍枝罪三年徒刑,是正義彰顯還是爭議失焦,相信是一個非常值得深思的議題。

 

按照辯方的說法,Garcia Zarate當天服用從垃圾桶撿來的安眠藥後,就在十四號碼頭閒晃,接著又撿到用布包裹的點四零聯邦探員手槍,在不知裡面是一把手槍的情形下擊發槍枝。按警方調查與彈道實驗結果,子彈經過彈跳射中Steinle。驗屍報告指出,子彈以向上角度射進她的背部,擊斷一條大動脈後停留在腹部。

 

因為爭執槍枝是否可能會走火而無定論,因此Feng法官指示陪審團可考慮從一級到非蓄意殺人的三種謀殺罪行,另外Garcia Zarate也被指控非法擁有武器重罪。六名男性與六名女性組成的陪審團,經過一個月的聽審及六天的辯論,於2017年11月30日做出判決:對於造成Steinle死亡的所有謀殺指控通通無罪,非法擁有武器有罪。陪審團這樣的判決當然引燃全國的情緒怒火,但備用陪審員之一,33歲的金山人,也是聖馬刁一家科技公司的共同創辦人Phillip Van Stockum在接受KRON4新聞採訪時說:「指控他謀殺是站不住腳的,完全沒有證據顯示,他有殺害Steinle的意圖。」

 

備用陪審員會全程參與聽審,但不會加入判決討論,對於陪審團做出的判決,他是百分之百贊成,他說:「我很清楚陪審團做了正確的決定,他們伸張了被賦與責任的法律正義。公眾的反應,包括高層到美國總統都對此案有誤解,我希望此判決能糾正錯誤。」。

 

他指出一個無法判謀殺的關鍵,槍枝是從低角度被擊發,經過地面反彈才擊中七十多呎遠的Steinle,這點就足以充分懷疑這會是一起蓄意謀殺嗎?至於連非蓄意殺人也不成立的理由,他認為就較複雜了,他說如要這項罪名成立,必須證明他是揮舞著武器而過失開槍,但所有證人都說沒看到他有武器,也都沒說他有開槍,更別說是揮舞著武器了,他在Politico上寫了一篇關於此案的文章,內容提到:「檢察官在審判期間完全沒有提供揮舞的證據,也從未說過這個字眼,直到對陪審團做結辯時,才被當作指控的一部分唸出來。」

 

至於非法擁有武器部分,這對陪審團來說應是無庸置疑地認定有罪,不過幫Garcia Zarate打官司的公設辯護律師團則認為,這是法官沒有正確引導陪審團的結果。他們在法庭文件上提及,法官不當地阻擋陪審團考慮Garcia Zarate的陳述,說槍枝擊發的時刻,他不知道他握的是一把槍。而且他握有那把槍的時間長度,也不足以證明他犯了非法擁有武器罪。

 

對於這樣的判決結果,公設辯護團雖認為過程有瑕疵,但基本上算是伸張了被告人的正義,公設律師Jeff Adachi發表聲明稱:「儘管此案被不公平的政治氛圍纏繞,但陪審員們聚焦明確又令人信服的證據,所以做出一個公正判決。」敗下陣來的檢察官們,發表的聲明看來也是輸得心服口服,金山地方檢察官發言人Alex Bastian說:「這是一個我們不想看見的判決,我知道雙方在此案攻防得很厲害,但我要再度強調,陪審員才是此案的裁決者,而我們會尊重這個決定。」

 

最不爽判決的可能要屬川普總統,因為他於判決當晚便推文說:「Kate Steinle案子的判決多麼可恥啊!難怪我們國家的人民,對非法移民是多麼憤怒。」聯邦司法部則在判決後一週不到的時間,就宣布要接手以聯邦名義起訴Garcia Zarate,罪名除了非法擁有武器與非蓄意殺人外,還增加一條「以致命武器攻擊」。Adachi說聯邦新增罪名很荒謬,且充滿政治動機。另位辯護律師Tony Serra則表示,他會在聯邦法庭辯護上盡可能注入政治說法,因為案件在加州層級時,法官是禁止提及Garcia Zarate的移民狀態和外面紛紛擾擾的雜音,到了聯邦法庭可能就不是這麼一回事了。

 

吵來吵去,最不吵的反而是被害者家屬。Steinle一家人宣判當天選擇不到場聆聽,而是聚在一起,以自己的方式悼念Kathryn。父親Jim Steinle說:「我想Kate已經走了,我們不打算去法庭,心中也沒有恨。當然,我們有很深的信仰,會上教會,所以我們相信Kate已經到了一個更好的地方,而我們是在那個層級想念她。」認同與不認同陪審團的判決,在全國又分裂了,但從被告、被害家屬到全國人民,對此案可能都會有一個一致判決:Steinle不是死於一顆子彈,而是亡於美國複雜社會問題交織出的一場悲劇。

 

記者 Pegasus J. Juan

 

Leave a Reply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