橄欖球運動員和MIT數學博士生令人驚歎的人生!

對於Baltimore Ravels進攻隊員John Urschel來說,職業橄欖球已經不再是一件事了。

週四,這名26歲的運動員退役。僅僅兩天前,一項新研究顯示越來越多的證據表明慢性創傷性腦病與最高水準的橄欖球運動有關。

Urschel效力三個賽季的Ravens線上宣佈了這一消息。

「今天早上,John Urschel告訴我這個退役的決定,」教練John Harbaugh在一份聲明中說。「我們尊重John,尊重他的決定。我們讚賞他在過去三年中所做的努力,並祝願他在未來生活中一切都好。」

Urschel已經為他第二個職業生涯做好了安排。據MIT Technology Review,作為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數學博士生,Urschel已有9篇研究論文公開發表或被接受。他的專業包括離散Schrdinger運算元、高維資料壓縮、代數多網格和Voronoi圖。

「我從來沒有教過一個像他這樣的學生,」Urschel在賓夕法尼亞州立大學作為本科生和碩士生學習時的老師Ludmil Zikatanov教授去年告訴The Washington Post說。

Urschel過去曾說過,他為自己設想在數學上有一個「光明的職業」。他還說,「我喜歡撞人。」

他從來都不羞於談論橄欖球的潛在風險。2015年,他說他羡慕Chris Borland-他在24歲時因擔心CTE而退出NFL。

「客觀地說,我不應該從事橄欖球運動,」Urschel曾說。不過,他補充說,他對這一運動的激情壓倒了對可能風險的擔心。

目前還不清楚的是:在休賽季參加了所有球隊訓練的Urschel是否不再感到同樣的激情,或者現在是否確定風險超過了他對這項運動的熱愛。

然而,如果是後者,那麼在波士頓大學醫學院和VA Boston Healthcare System研究人員所進行一項研究發佈後,他這樣做也不足為奇。研究人員對112名最近幾年去世前NFL球員的大腦進行了研究,診斷其中111人有CTE。

「很明顯,這並不代表普通人群的流行程度,但我們可是在很短時間裡就收集了大量的病例,這一事實本身便已表明這種疾病並不罕見,」神經病理學家Ann McKee本週指出。「事實上,我認為它比我們現在所能意識到的要常見得多。更重要的是,這是橄欖球運動的一個問題,我們需要解決這個問題,我們需要馬上解決這個問題,為橄欖球運動員帶來一些希望和樂觀。」

雖然Urschel是本週退役並繼續攻讀博士學位的最年輕運動員,但他不是唯一的一個。週二,與New England Patriots簽署了一年合約的31歲外接手Andrew Hawkins決定結束自己的職業橄欖球生涯。他還承諾將來會把自己的大腦捐獻給CTE研究。與此同時,Hawkins最近從哥倫比亞大學獲得了他的碩士學位,他說他計畫攻讀商業和經濟學博士學位。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bloggers like this: